SailorSaturn

【流仙】圣诞快乐

斯文十八:

流川枫&仙道彰。

Lofter越来越敏感了。

不讲道理的一颗糖,无逻辑,没情节。


圣诞快乐


这是个意外,本来流川打算和仙道搭傍晚的新干线再倒一趟JR去奈良过圣诞,因为仙道叨念奈良的鹿有些日子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嗯……

 

事情是这样的。

 

上午两个人在网上订了车票,左右闲着也没什么事,寒假前天开始的,这会儿又飘了点儿小雨,打不了球,仙道看着在家趴在床上就想睡觉的流川觉得这大好时光不能浪费,说着想去车站边儿的那家书店买本书,就拉着昏昏欲睡的流川出了门。

那家书店其实流川被仙道拖去几次之后也喜欢上了,因为店内专供甜品他很喜欢,小豆年糕汤,仙道翻着些他翻都懒得翻的什么诗集的时候,他就抱着碗小豆汤看仙道或者看仙道塞给他的复习笔记,毕竟明年他就要参加高考。

 

今天也是这样的,只不过流川不小心睡着了,小豆汤喝了一半,复习笔记也没带,看仙道大概是看腻了,反正没多一会儿他就趴在桌子上睡了。

仙道看着这人觉得可爱,小豆汤里的年糕吃了个干净小豆大概是嫌甜,剩在一边,睡相倒是乖巧,很不符合他一米八七魁梧的身材。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湿冷的水气爬满落地窗,仙道看了看有点冷清的街道又看了看睡熟的流川,一时间起了玩心,把看了没几页的书推到一边,一会儿勾一勾流川的头发一会儿摸一摸他的脸。心想这人就睡着的时候老实。

但他没玩多一会儿,就被打断了。

 

一个看不太出来年龄的女人走到他旁边,问他旁边的空座介不介意他坐一下。

仙道笑着比了个“请便”的手势,又指了指流川,示意她不要吵他。

女人微笑点点头,小声说:他真可爱。

仙道骄傲极了,摸了摸他的头发笑得开心:当然。

是你弟弟么?女人好奇。

不,嗯……仙道挠挠头,算是我学弟吧,不过我想他不这么认为。

女人又笑:这怎么说?

仙道耸耸肩,不太想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女人很明事理,赶紧摆摆手:抱歉,是我唐突了。

没事。仙道回了她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会儿,流川醒了,眼睛还没睁开就问:白痴几点了。

按说这么问是没什么的,但他刚刚睡醒还迷糊着,声音显得有些撒娇的意味,像沾了小豆汤的甜。

没关系,来得及。仙道说着握着他压出红印的手揉了揉,你还真是困呐。

不困……流川揉揉眼睛。

仙道觉得他可爱,看着他想,要是在家就可以亲一口了。话虽没说,行动也没落实,但这笑弯的眉眼里却露着藏不住的亮。

但是,流川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笑弯的眼睛一瞬间瞪圆了。

 

“妈?”

“哎?流川你睡迷糊啦?”

 

流川也僵住了,诧异地看着隔壁座的女人。

 

仙道不可置信地侧过头看他,这太突然了。他和流川谈了快一年恋爱,差不多算是瞒天过海了,他俩家里人肯定都不知道,并且他们也并不想让家里人现在知道……可……呃……

 

“阿、阿姨好。”

仙道发誓,这是他第一次和人说话嘴巴打绊,从他能张嘴说话的时候起他仙道彰就没这样过。但现在,此情此景他……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女人这会儿笑得算是气场全开了,仙道这才发现,这女人和流川也太像了些,眼睛也好鼻子也好,基本上是一模一样啊。

 

流川把手从仙道手里抽出来,坐正了看着她,眉头微微皱起来。

“学弟?”她也没看自己儿子,只看着呆若木鸡的仙道,冲他扬了扬下巴。

仙道眨眨眼,干咳两声,不知道说什么好,承认俩人的关系吧,不知道流川乐不乐意,不承认吧,也不知道他乐不乐意。于是只好僵在那。

“小枫,我猜猜他是谁。”女人饶有兴致,似乎起了玩心,“不是你们学校的,那些人我都见过。也不会是翔阳的那个队长,他比你矮。还是说是以前你说特别厉害的什么……绅?牧绅一?”

流川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也不说话,仙道这会儿听着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紧张归紧张,但看着样子,流川在家也没少说打球的事儿,可竟然都不提自己吗?可恶……

流川的妈妈还在继续说着,甚至连鱼住都猜到了都没提仙道的名字,仙道已经在心里盘算怎么折腾这可恶的小子。

流川突然语气非常不耐烦地打断她:“是仙道,妈妈,你一开始就知道。”

“我可不知道。”

“啧,你别闹了。”

“啊呀,你这么说妈妈?”女人一副夸张的惊讶神情。

流川更不耐烦了,索性扭头看向窗外。

仙道这下看出来这母子俩人感情是真好,一个没大没小另一个更没大没小,一下没忍住他笑出声来。

“嗯?”俩人一起不太爽地瞪他。

“啊啊,”仙道赶紧举手投降,“阿姨,很抱歉认识流川这么久都没有拜访过您。”

“我可不在意这个。”女人白了他一眼,起身准备离开,“而且作为所谓的'学长',也没必要拜访我。仙道同学。”

“是是。”仙道耸耸肩,打算再说点什么,女人却一挥手打断他,走到流川面前吻了下他的额头,撒娇似的责怪他,“不陪我过圣诞节么?我的甜心?”

“妈妈……”流川似乎挺受不了她这套,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仙道就在对面看着。

“好啦,知道你有安排。那元旦见吧,Uncle Brown约我去LA过圣诞,我一会儿得去机场了。”

“圣诞快乐,妈妈。”流川说。

“元旦必须要一起过,知道吗?”

“嗯。”流川示意她快走。

“喂,其实我和Uncle Brown留在这陪你也是可以的。”

“………………”

“哈哈,好啦好啦,我们还嫌你碍事呢,走了!”

 

于是,仙道酝酿了半天的“阿姨再见”还没说出口,女人就消失在书架拐角处了。

流川抹了抹额头被亲的地方,嘀咕一句:烦。

仙道这才回过神来:你妈妈……真有趣。

“你别理她。”流川摸了摸小豆汤的碗,大概是嫌凉推到旁边。

“那怎么行啊,她不让你和我结婚怎么办!”仙道这会儿突然来了精神。

流川被他吓一跳:“你闭嘴!大白痴!谁说和你结婚?”

仙道看着流川情急而红的耳朵尖儿忍不住笑出声:“反正你会的。”

“白痴。”

“啊啊,要赶不上车了!”

 

晚上。

奈良没下雨,天气好得能看见星星。到了之前订好的温泉旅店已经快十二点了,俩人在火车上睡了一路现在到精神得很。

“去泡汤吧,这会儿应该人不多了。”仙道提议。


并不是什么play。


“喂,流川,你说你妈妈真的不介意咱俩的关系?”

在浴室折腾了大半天,俩人到底也没去泡成温泉,仙道关上床头灯,把这会儿终于又困了的流川从背后抱在怀里,亲昵地用鼻子蹭了蹭他的后脖子。

“嗯,都说了你别管她,这件事只是你和我的事。”流川难得说这么长的句子,更难得在困的时候说这么多。

仙道觉得心情有点好,倒是不困了,抱着流川又摇了摇他,“奈良的鹿又好看又凶,那和你可真像。”

“睡觉,仙道。”

“啊啊,流川流川,明天去面斗庵吧,听说他家的乌冬面包在油豆腐里。”

“仙道……”

“唔,这是第一次和流川一起出来旅行吧,你都不喜不兴奋么?”

“仙道彰,我最后警告你一次!”

“啊,好吧好吧。”

流川一胳膊肘向后顶到他肚子上,不轻不重但刚刚好传达出他的怒气。

仙道紧了紧搂着他腰的手臂,“晚安。”

“晚安。”

“唔……我爱你,流川。”

“…………”

 

仙道等了一会儿,流川没再说话,又等了一会儿,流川的呼吸渐渐缓了下来,旅店窗外安安静静,隐约有水流的声音。

仙道在他彻底沉入睡眠前,终于听到一声极低沉的,“我也是。”

 

 

 

 

大约两个人都睡着了,放在一边的流川的手机屏幕没预兆地亮了一下。

 

 

 

 

 

 

“甜心,那个仙道彰也太呆了,和你说的不一样,真的不要再考虑考虑吗?

                                                    ————发件人:妈妈。”

 

-fin-

评论

热度(23)

  1. SailorSaturn也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