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SIN (隆米)2

网上闲人:

1. 初遇
我讨厌这个城市,真的。自打比我那个双胞胎哥哥从娘胎里晚爬出来几分钟,我就开始痛恨这个世界,痛恨这个地方。尽管二十二年以后,我成了这个地方最引人注 目的人物,我还是讨厌这里。
我叫加隆。今年二十二岁,已经成了让这个城市里——包括那个白痴市长和聒噪的议员们在内的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当然,这有一部分是我那个死鬼老爸所 赐,他当年赤手空拳打下了一片江山,并且在自己被仇家砍死之前很明智的找了一个女人结婚为自己留了种儿,使他的优秀基因和雄厚的家产得以有人继承。尽管他 死几年之后,那个女人就卷着他一半儿财产远渡重洋开了个公司做了大老板,但是至少还有我这个儿子继承了他做老大的天赋。
今天,我带上了我的律师兼助手——苏兰特,还有我的弟弟——卡妙,要去办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家酒店应该是城里最好的一个了。上一次来,还是我和议员们来这里吃饭。当然,吃饭是小,饭后娱乐是大,我还记得当时找的那帮妞真是不赖,把这帮已经秃顶 肾虚的老男人迷了个七荤八素,一夜过后,我在城东新开的赌场里就有了一纸政府公文当作护身符。
我牵着卡妙的手,走进大堂里。大堂经理和我非常熟,直接把我们三个人领到了那个房间跟前。
卡妙低着头,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拿着一支红蓝两色的铅笔在一个破旧的本子上涂乱地画着。这个孩子总是显得那么安静,自从5年前他的父母——也就 是我父亲在世时最好的朋友遇到伏击死于非命之后,这个在那天因为生病才没有和父母一起出行的孩子,就此变得沉默寡言。虽然我和他兄弟相称,但是这么多年以 来,我始终看不懂他在本子上涂抹的是什么东西,也许是太抽象了,也许是我不能理解,也许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再干些什么吧。
华丽的房门被等候在那里的侍应生推开,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顺着他的指间我看到了约我过来的人。
她烫着大波浪的卷发,金色的头发依然显得那么光滑,皮肤白皙保养得还不错,涂了口红的嘴唇,耳环项链闪闪发光,即便是年过四十了仍然显得风韵犹存。她拖着 一身白色长裙站在窗户边上,手里夹着一根雪茄,在我们进来之前,正在和坐在一旁的一个男子说着话。
“加隆!”那个男子看到我进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我的跟前,张开双臂给我来了一个拥抱,“好久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吗?”
我拍拍他的后背,喉咙里一阵哽咽,“哥,我过的挺好的。”
他叫撒加,我的孪生哥哥。虽然很早以前,我一直对于我为什么要叫他哥哥而不是他叫我哥哥这件事情而愤愤不平,但是自从8年前我们分开,他被他身后那个女人 带走之后,我就不再为这种小事而斤斤计较了。我们一起出生,一起长大,甚至有一样的相貌,最后却不得不因为外界的原因分开。
正在这个时候,制造这出兄弟分离惨剧的罪魁祸首终于开口了,她那种声音让我头疼。
“加隆,我亲爱的孩子,”那女人的高跟鞋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她的声音却像被人卡住脖子一样难听,甩开了她那呛人的雪茄之后,她冲着我和我哥跑了过 来,“妈妈想死你了。”
想给我来个拥抱顺便添几滴眼泪在我新洗干净的衣服上吗?别骗人了,你要是真的舍不得我就不会扔下我一个人,什么当时只能带一个走,什么还要留下一个继承父 亲的财产,都是弥天大谎!每年来一次说一次,我听了那么多年,听够了也听明白了。
不要再把我看成当年那个在众多叔叔面前哭着喊着要妈妈的小孩子了!
我看似不经意往后退了一步,让这女人的计划落了个空。看着她尴尬地站在那里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报复得逞的快感。我弯下身子,揽过卡妙的肩膀,用手给他指 着,“卡妙,这个是撒加哥哥,快叫哥哥阿。”
卡妙并不理会我的话,依然拿着他的小本子胡乱地画着,倒是撒加并没有在意,蹲了下来,看了看他手里的本子,“卡妙,你喜欢画画吗?”
卡妙只是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能给撒加哥哥看看吗?”撒加伸过手,很认真的望着卡妙。卡妙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我,我点头暗示他没有关系,他便把本子递了过去。
撒加仔仔细细端详了一阵,忽然说到,“你想去海边是吗?”
“是的,”卡妙说,我感到他拉着我的手的手心里开始冒汗,“我想画大海,可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子。”
“谁说的,咱们上次不是在电视上看见过吗!不就是一片水吗?”我连忙更正卡妙的说法,却被撒加的眼神制止住了。

评论

热度(29)

  1. SailorSaturn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JasmineFa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陌上花开_丹心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青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