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米罗中心】天蝎宫记事 之 是哪个混蛋把黄金魂做成BL游戏的

青冥:

嗯哼,米罗中心,CP未定,就,看了浪子的天蝎宫记事就想…


 


七月七日晴,宜婚嫁送礼告白探亲访友,忌收礼上网玩游戏。


圣域的日历上总会写一些奇怪的字眼,每天的宜忌事项到了后面就变得老不正经的,我闭着眼睛想了想,大概是女神为了阻拦我们在宫里没事干只会上网玩游戏沦落成宅男,于是才在日历上添上了这样的几个字眼。


我,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今天对打开电脑玩游戏这种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最近和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倒是迷上了扮演勇者的游戏,在和平年代,借着我们的小宇宙四处跑来跑去顺便再主持点正义公道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说起艾欧里亚,实际上我有点后悔。我曾经在老大面前说过完成任务不需要两个黄金圣斗士,那个时候我看到了艾欧里亚有点受到打击的眼神。后来我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我不希望再一次在无意中伤害到他的心灵, 所以后来接到任何任务我都第一时间拉着他一起出门,毕竟沙织小姐也这么说过,我们圣斗士之间,不能再有内斗了。


实际上,和艾欧里亚一起出任务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这与和卡妙,和加隆,或者被老大拉着出门完全不一样,首先,我的名字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圣域周报头条上,当然偶尔我也会收到一些奇怪的图片或者明信片,写着什么祝我与艾欧里亚幸福快乐,我可以拍着胸脯打包票说他们想错了,我与艾欧里亚是铁哥们,笔直笔直的铁哥们, 哪怕我们两个曾经某次在完成任务后偷偷跑去秋叶原买二手游戏一起误入了猫の穴那种鬼地方看到了很多不该看的东西,但是我与他之间绝对没有产生过任何邪念,哪怕我们睡过一张床单盖过一床被子我们之间也没有产生过一丁点的邪念。


有人拉了拉我的裤脚,我低头看看,是我的宝贝儿子小胖蝎子,我拍了拍它的脑袋,我明白我说的太多了。虽然老大也时不时提醒我说,黄金圣斗士出任务一个就够了,你没有必要成天拉着艾欧里亚一起出去,但是老大不明白,我只有和艾欧里亚在一起才是安全的,因为那群八卦的记者从来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感兴趣。你看,哪怕我不小心说漏嘴说我和艾欧里亚滚过同一床床单,他们第二天的头条依旧是“魔玲与莎尔娜,谁才是狮子座的最爱。”


有女朋友的黄金圣斗士真好。


于是我继续对着镜子整理我的衣服,并小心的拢了拢我的长卷发,将弧度保持到最佳的角度,显的既蓬松又不凌乱。我对着镜子看了看我的私服,点了点头,今天的勇者米罗也一样很帅。


说起私服,这又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虽然大战已经过去而现在在女神伟大正确的领导下,正是和平而繁荣的时期。但是圣域大部分的人却依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良好作风,对,我说的正是以圣域第一帅撒加为首的那一群黄金圣斗士们。有的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老大的天姿国色被掩盖在粗布衣服下面,于是比着自己的身材想着老大比我高几个厘米替他买了一整套西服当生日礼物,他留着眼泪收下了西服后,一整个月都邀请我去教皇厅共浴,但是我从来没见他穿过那套西服


所以我拒绝了他的共浴要求,因为那是夏天,每天泡热水澡会晕的,老大不愧是神之化身的男人,大热天也能泡热水澡。据说一辉修炼小宇宙的方法是在死亡皇后岛的火山口里泡蒸汽浴,有的时候,我怀疑老大是不是也在用同样的方法修炼自己的小宇宙。


至于加隆,我更是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加隆很有钱,我知道他用百慕大三角收敛了不少金银财宝,但是他每次来圣域都穿着那件他穿了不止十三年的破衣服,上面还有几个被我扎出来的血口子,看着真是…


我曾经好心提议过要帮他把衣服补补,他还不乐意了,他说那是他赎罪的痕迹,他要带着那些星星的痕迹缅怀一辈子。他说的那么慷慨激昂,我听着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我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他衣服上的痕迹,那是天蝎座的十五颗星星的痕迹,我没敢告诉他当我听到他激昂的说着要把天蝎座的星座形状带在身上一辈子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想我可能是秋叶原去多了,而且可能最近把艾欧里亚这样正直的大好人都带坏了。上次我明明看到他除了买了一堆二手游戏外,还偷偷的买了几本同人本,对,看到那些封面我就知道是怎样的同人本。这件事,我没敢告诉他的哥哥。


打点完毕,今天的勇士米罗还是要和他的艾欧里亚一起出门。


我的小胖蝎子还在拉我的裤腿,别拉了,已经被拉成低腰裤了。我低下头,拍拍小胖蝎子的头,它却伸出大钳子狠狠地夹了我一下。这个小子,最近一定吃的太好了,我决定下次买便宜的超市狗粮喂它。我想了想,没有理会这只发神经的蝎子。


小胖蝎子又拉着我的裤腿,死都不放,我忍不住,我弹出了指甲…第一次对家人用私刑。


小胖蝎子却伸出大钳子,辛苦的举着一盘光碟一样的东西。看着它费力又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硬生生的收回了指甲。我弯下腰,拿下了那张光碟。


加隆前几天还说我把我儿子养的和狗一样,那个时候我儿子正好替我取了一封信摇头摆尾的走过来,而让我生气的是,我儿子听到了这句话还特高兴的样子,竟然举起尾巴开始摇起来。我止住了儿子这种没有形象的动作,作为毒蝎,我们要傲娇。


我看了看加隆,他脱光了衣服只留一条裤子在天蝎宫晒日光浴,他说双子宫海拔太低太阳照不到巨蟹宫又太阴森不适合晒日光浴,天蝎宫位置正好而且前宫后宫都没有人正好做这种隐秘的事情,我想了想没有反驳,但是我说他趴在天蝎宫门口的样子才像一条性感大野狗。


加隆没有反驳,他弯起身来,斜靠着地上看着我,天蝎座的痕迹在他裸露着的紧实性感的胸口若隐若现,他对我说,那你是性感小野猫。


我站起来,我的指甲弹了出来,作为警告在他身前的地面上狠狠地戳了一个洞,我对加隆说,你现在就走,别来天蝎宫了。


我承认当时我是被我们的对话给雷了,但是后来加隆一直没有来和我聊天,我反而有些寂寞了,最近找艾欧里亚出任务更勤快了,但是今天…


我看了看儿子水汪汪的大眼睛, 举着钳子指着我手中的游戏光碟,我看了看雅典娜发的日历上写的今天不宜打开电脑玩游戏,我看了看游戏封面上写的车田正妹原版,索罗集团授权出品这样的字样,我又看了看游戏的介绍,


“二十岁的少年,因为一场意外的事件,在北欧的土地上醒来。”


“面对着昔日好友的背叛,霸道学长的真情告白,青梅竹马的苦苦挽留,以及在来自印度的神秘高僧的指引下,你将何去何从。”


“在这个游戏中,你将扮演一位勇者,在北欧的土地上,与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一起,铲除侵蚀这片大地的邪恶势力。”


什么啊, 原来还是与艾欧里亚的冒险之旅。我想了想,不顾女神的警告,将游戏光碟塞进了电脑。



【生日贺文】【米罗中心】天蝎宫记事 之 是哪个混蛋把黄金魂做成BL游戏的 2

青冥:

算迟到生日贺文么?


撒米虐文写的我内伤了一天,轻松点...(一点都轻松不起来啊)


总之,这是一篇毫无节操的文,暂定all米主隆米(标题暗示了一切),但是其实这是一篇清水文。




“Ευτυχή γενέθλια! Miro”


我一个哆嗦,差点没把手里的苹果直接扔向电脑屏幕,仔细一看,一条小海龙在朝我摆尾巴呢。


Ευτυχή γενέθλια! Miro


Ευτυχή γενέθλια! Miro


Ευτυχή γενέθλια! Miro


Ευτυχή γενέθλια! Miro


Ευτυχή γενέθλια! Miro


满屏幕的乱码乱窜,我差点以为是电脑出了问题。


等等, 海龙?等等,米罗,你和异国兄弟呆久了日语说多了你还记得自己是希腊人的身份么?我仔细一看,原来那是希腊语的….


窗外有几道镜片的反光闪过,我就知道,虽然在伟大正确的雅典娜的结界的保护下,那些为了抢的头条新闻至死不休的八卦记者们,可不会放过这样的新闻“天蝎座黄金圣斗士收到神秘礼物一份,究竟是哪位绯闻对象捷足先登?”


雅典娜的结界只保护凡人,而我们的声誉却不在她的结界保护下,我叹了一口气,加隆说的对,既然我们都是希腊人,不聊正事探讨风月的时候,还是用希腊语来交流比较保险。


加隆:Καλησπέρα


我:Χαίρετε


加隆:Αντίο


我:Καληνύχτα 


当时我就记得老大的脸黑了一半,而卡妙在一旁看着我们面无表情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很想知道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不,卡妙,我和加隆只是在简单的打招呼,我们并没有讨论离圣域最近的红灯区在什么地方,还有老大他只是例行脸黑,所以请放下你手上正在搓着的那个球。


“米罗,加隆,请照顾异国友人,有什么事请用日语。”


老大终于忍不住了,我看了看他手里也同样捏了一个球,我向加隆点了点头,决定在老大面前还是老实使用圣域的官方语言,日语。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希腊人,在圣域上班的我,从小必学的官方语言竟然是日语,我内心的叛逆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一日比一日更加强烈。


所以,我和加隆约好了,我要和他进行希腊语对话练习,这个混小子当然答应了,我就知道,只要能让老大头发变黑,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米罗,今晚,我们开房吧。”加隆曾拉着我的手,含情脉脉的说。


我看了眼老大,他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灰白,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于是握紧加隆的手,点了点头…..


……


答应与加隆开房是一件非常不浪漫的事情,因为接下来的整个下午,整个晚上,我们都呆在教皇殿,听老大给我们讲解圣域的精神文明建设十学二十做,等老大将那张长长的文件念完后,天色已经从明变暗,又从暗转明,过了整整一个晚上。于是我决定,与其花上十二个小时从教皇殿走下山,不如花五个小时回我的天蝎宫睡觉。


“加隆,要去我的天蝎宫睡觉么?”我好心的邀请他,毕竟从教皇殿走到双子宫要花九个小时。


“米罗,如果你收到什么生日礼物,请一定要在生日的时候打开。”


加隆却答非所问,我想了想,点了点头,最近收到的礼物,一定是生日礼物,在生日那天拆开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于是,我很快就明白了原来这是为了我生日而制作的游戏,还有人很好心的片头曲想起之前用希腊语给我说了生日快乐。我耐心的等片头曲播完,准备进入游戏。


等等…CG似乎有些不对 


等等…那是什么?


还没有来得及截图,不允许我多想,片头曲已经播完了,游戏开始介绍背景,并且告诉接下来该怎么做。


“穿越时空的勇士,你在北欧的土地上,获得了新的生命。为何会在这里苏醒, 而命运又将指引你去何方?”


系统指示我去找一个NPC杂兵,我东逛逛西逛逛,还没走多远,就看到路边站着一个英姿飒爽的杂兵, 背靠着树,看着我,一脸你终于来了的表情。


“命运的勇士,我终于等到了你,请告诉我,你想得到怎样的生日礼物。”


A.撒加的匕首


B.沙加的念珠 


C.卡妙的护腕 


D.穆的榔头


等,等下!这些都是什么!


NPC微笑的看着我,我很想摇着他的脖子问他就没有E.生日蛋糕这样朴实的选项么?为什么要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这些奇怪的东西?


我,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只想过一个安静的生日!我不想收到奇怪的礼物。


NPC看着我,我看着NPC,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弹出了红指甲,指着他的脖子,他却毫不畏惧,继续看着我。我悲哀的发现在这个游戏里面,我竟然无法燃烧小宇宙。


我闭上眼睛,听天由命,选择了A。撒加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