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隆米】捡到的龙实际上是海底王子怎么办? 14

青冥:

“艾卡拉特老师,听说米罗找到了他的龙。请告诉我,他是什么样子?”

穆站在森林的边缘,遥望着加隆与米罗远去的背影,他想起了前几天,他从村民那里听到了米罗接受了龙骑士挑战的消息,要离开这个村庄。因为这个消息的缘故,他找到了艾卡拉特。 

穆是十三年前突然出现在圣域村的,那个时候,正如与米罗发现受伤的加隆相似的那个雨夜, 艾卡拉特的圣域村的边境处发现了受伤的穆。艾卡拉特并没有在意穆与别人不一样的外表,以及来历不明的身份, 因为他与米罗年龄相似,于是艾卡拉特便将他留了下来,与米罗一起养大。 

后来,除了艾卡拉特之外,穆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来历, 而甚至连艾卡拉特也不知道穆的种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三年前, 龙族袭击了嘉米尔高原, 几乎让整个族群惨遭灭族之祸,而原因仅仅是因为一颗被龙族视为密宝的龙珠突然出现在嘉米尔族的族人中。 因为这件事, 在穆的心中,他对龙族并没有好感。 但他一直知道,米罗想要驯服巨龙,成为龙骑士,所以他一直没有告诉米罗这件事。 

在龙族袭击嘉米尔高原的时候,他们呈现在穆面前的形态是龙的形态,而穆从来没有看见过人形的龙族,所以,当他看到加隆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加隆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似乎要和米罗一起去探险的陌生人, 而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只是…穆似乎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加隆的身上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一种他很熟悉,甚至永生难忘的气息。 穆还记得,当他们受到龙族的侵袭的时候,一只通体雪白的巨龙, 将自己的爪子,一爪插入了他的父亲史昂的身体, 而那个时候, 那只龙身上所带着的气息, 与穆在加隆身上所感受到的气息,竟然十分相似。 

“或许龙都有着相似的气息。”看到米罗与加隆彼此之间十分熟悉的样子,穆却不忍心打扰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他唯一能做的却只能是看着那两人的背影, 留在原地,守护着这个村庄。

“在你看来,那条龙怎样?”

穆猛地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艾卡拉特老师已经站在他的身后。这些天来,他的皮肤越发白皙透明,仿佛随时就会消失一般。 

“老师,你的身体?”

“我没事。”艾卡拉特笑了笑。

“你没有告诉米罗?”

“那个孩子,这几天看上去总是那么兴奋的样子,这是他多年的愿望,我的这点事情, 倒不用特地打扰他。”

“但是…如果他回来…”

艾卡拉特转头看了看穆,他的长睫毛低垂着,掩藏在睫毛下的双眼掩藏着他的心思, 而穆并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那孩子如果还会回来的话, 就告诉他,我隐身了。”

“老师,他就这么跟那只叫加隆的龙走了…”

“嗯?”

“加隆,真的信得过么?”穆想起他曾经见过的龙, 残暴,凶猛, 反复无常, 他无法想象竟然会有龙愿意臣服在人类的脚下,甘心被他们奴役, 至少他从加隆的眼神里面看的出来, 他并不是那样的龙。 

“所以我都说了, 那孩子最近很兴奋。不过,不论信得过信不过, 这都是他所选择的命运, 我们并没有阻止他的理由。”因为种族的隔阂, 龙与人类的诉求存在着最根本的差异,艾卡拉特并不信任龙, 但是他却不反对让米罗去尝试下。

“米罗,让我看看,你究竟能迎来怎样的命运, 你的结局,会与卡路迪亚截然不同么?”

 

“哧~~”米罗挥舞着短刀,再一次插入一条青蛇的致命之处,而加隆却一脸轻松的跟在米罗身后,双手插兜里, 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密林中潜伏的危险无处不在,但对于米罗与加隆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危险,比如说突然出现在平地上的沼泽,比如说悬挂在行人的头顶趁人不备便加以攻击的毒蛇,比如说躲藏在角落中默默守护者自己的领域却对侵略者毫不轻饶的毒虫……但加隆并不认为自己有出手的必要。

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米罗虽然曾经向他抱怨过,虽然自己接受了加隆的认可,但他自己却自认为自己远远没有达到龙骑士的资格, 加隆却不这么看,米罗的身手敏捷,下手迅速又狠辣,凭借他自己的能力, 完全可以走出圣域村而在萨克切利大陆上混出自己的名头,只是那小子若是一定要以龙骑士为目标…

加隆微笑的摇了摇头, 他所认识的龙一个个都是鼻子翘到了头顶上,绝对不会有哪头龙会轻易认可一个人类, 成为他们的宠兽,就连他自己, 愿意待在米罗的身边,也仅仅是因为米罗曾经救过他,他愿意帮米罗一把,回报这份恩情。

而加隆此时不愿意提起的是,一直流传在他们龙族的一个传说,龙族因为有着强大的力量,而忘记了自己也是普通的生物, 他们太过狂妄自大,甚至不将神放在眼里。于是神对这个种族下了诅咒,黑影将会永远的伴随着龙族的统领, 而龙族会毁灭于内部的分崩离析。

只有当他们找到一个龙骑士,并让他心甘情愿的献上自己的心脏和鲜血,才能驱走一直萦绕着龙族的阴影。

而龙骑士是人类, 是软弱,无能,龙族从来都瞧不起的人类。神下的这个诅咒,是为了惩罚骄傲自大的龙, 让他们臣服于他们最瞧不起的生物,而一直以来,没有哪条龙能够做到这一点,于是,黑影伴随着他们一代又一代,直到今天, 无法摆脱内斗的龙族,已经到了灭族的边缘。

加隆懒洋洋的跟在米罗身后走着,他看着那个年轻人施展着轻捷的身手清扫着眼前一个又一个敌人,他的攻击没有一丁点多余的动作, 招招直指要害,加隆看出他努力的样子,他的脸上因为持续不断的进攻而微微有些泛红,他的鬓角也泛着汗水 。

“要我帮忙么?”加隆好心的提议。

“你就在一旁看着吧。”

加隆想起在走入森林前,他和米罗立下的一个规定, 米罗说虽然他与加隆签订了互助的合约,但这是米罗自己的考试, 他不想今后被艾欧里亚嘲笑说自己要依靠自己的宠物才能通过这场考试,于是他要求加隆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准出手。

“哪怕我看到我的主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加隆笑着回应着。

“不会有这种事情出现的。”米罗斩钉截铁的回复着。

虽然比起龙族来说,人类少了一点力量, 但他们的骄傲比起龙来,却是一丁点都不差。 加隆看着米罗,赞赏的下了结论, 他开始逐渐感受到, 若是为了拯救他的哥哥和整个种族,让他去臣服于一个人类,并不是什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米罗并不知道加隆的想法,他只是警惕的看着前方。 直到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都是低等的怪兽, 但他知道,这场考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在他的前方,是一片沼泽地,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值得小心的地方,米罗看着地面,那只是普通的湿润的泥地,米罗知道,如果一步踏错,便会陷入沼泽之中, 而他们要做的仅仅是找到正确的路径,沿着大树的根继续前进。

加隆抬起头,他看着眼前的沼泽地, 他突然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感觉,与撒加发狂那天有着相似的感觉, 他眯着眼睛, 看着地面上星星点点的莹绿色的光芒, 他看着米罗抬起腿,似乎正准备前行,他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拉回米罗,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就着地面滚到一边。

米罗措不及防被加隆一把拉在怀里,他扭过头正想要指责加隆, 却看到加隆严肃的眼神越过他的头顶看着前方,他转过头,看到沼泽地的水面起了涟漪,变得不再平静, 他的手撑在大地上,而他感受到了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测试?”

“不,这是毁灭。没想到他竟然来了。”加隆在米罗的耳边喃喃自语。 


【米罗中心】天蝎宫记事 之 是哪个混蛋把黄金魂做成BL游戏的

青冥:

嗯哼,米罗中心,CP未定,就,看了浪子的天蝎宫记事就想…


 


七月七日晴,宜婚嫁送礼告白探亲访友,忌收礼上网玩游戏。


圣域的日历上总会写一些奇怪的字眼,每天的宜忌事项到了后面就变得老不正经的,我闭着眼睛想了想,大概是女神为了阻拦我们在宫里没事干只会上网玩游戏沦落成宅男,于是才在日历上添上了这样的几个字眼。


我,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今天对打开电脑玩游戏这种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最近和狮子座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倒是迷上了扮演勇者的游戏,在和平年代,借着我们的小宇宙四处跑来跑去顺便再主持点正义公道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说起艾欧里亚,实际上我有点后悔。我曾经在老大面前说过完成任务不需要两个黄金圣斗士,那个时候我看到了艾欧里亚有点受到打击的眼神。后来我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我不希望再一次在无意中伤害到他的心灵, 所以后来接到任何任务我都第一时间拉着他一起出门,毕竟沙织小姐也这么说过,我们圣斗士之间,不能再有内斗了。


实际上,和艾欧里亚一起出任务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这与和卡妙,和加隆,或者被老大拉着出门完全不一样,首先,我的名字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圣域周报头条上,当然偶尔我也会收到一些奇怪的图片或者明信片,写着什么祝我与艾欧里亚幸福快乐,我可以拍着胸脯打包票说他们想错了,我与艾欧里亚是铁哥们,笔直笔直的铁哥们, 哪怕我们两个曾经某次在完成任务后偷偷跑去秋叶原买二手游戏一起误入了猫の穴那种鬼地方看到了很多不该看的东西,但是我与他之间绝对没有产生过任何邪念,哪怕我们睡过一张床单盖过一床被子我们之间也没有产生过一丁点的邪念。


有人拉了拉我的裤脚,我低头看看,是我的宝贝儿子小胖蝎子,我拍了拍它的脑袋,我明白我说的太多了。虽然老大也时不时提醒我说,黄金圣斗士出任务一个就够了,你没有必要成天拉着艾欧里亚一起出去,但是老大不明白,我只有和艾欧里亚在一起才是安全的,因为那群八卦的记者从来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感兴趣。你看,哪怕我不小心说漏嘴说我和艾欧里亚滚过同一床床单,他们第二天的头条依旧是“魔玲与莎尔娜,谁才是狮子座的最爱。”


有女朋友的黄金圣斗士真好。


于是我继续对着镜子整理我的衣服,并小心的拢了拢我的长卷发,将弧度保持到最佳的角度,显的既蓬松又不凌乱。我对着镜子看了看我的私服,点了点头,今天的勇者米罗也一样很帅。


说起私服,这又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虽然大战已经过去而现在在女神伟大正确的领导下,正是和平而繁荣的时期。但是圣域大部分的人却依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良好作风,对,我说的正是以圣域第一帅撒加为首的那一群黄金圣斗士们。有的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老大的天姿国色被掩盖在粗布衣服下面,于是比着自己的身材想着老大比我高几个厘米替他买了一整套西服当生日礼物,他留着眼泪收下了西服后,一整个月都邀请我去教皇厅共浴,但是我从来没见他穿过那套西服


所以我拒绝了他的共浴要求,因为那是夏天,每天泡热水澡会晕的,老大不愧是神之化身的男人,大热天也能泡热水澡。据说一辉修炼小宇宙的方法是在死亡皇后岛的火山口里泡蒸汽浴,有的时候,我怀疑老大是不是也在用同样的方法修炼自己的小宇宙。


至于加隆,我更是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加隆很有钱,我知道他用百慕大三角收敛了不少金银财宝,但是他每次来圣域都穿着那件他穿了不止十三年的破衣服,上面还有几个被我扎出来的血口子,看着真是…


我曾经好心提议过要帮他把衣服补补,他还不乐意了,他说那是他赎罪的痕迹,他要带着那些星星的痕迹缅怀一辈子。他说的那么慷慨激昂,我听着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我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他衣服上的痕迹,那是天蝎座的十五颗星星的痕迹,我没敢告诉他当我听到他激昂的说着要把天蝎座的星座形状带在身上一辈子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想我可能是秋叶原去多了,而且可能最近把艾欧里亚这样正直的大好人都带坏了。上次我明明看到他除了买了一堆二手游戏外,还偷偷的买了几本同人本,对,看到那些封面我就知道是怎样的同人本。这件事,我没敢告诉他的哥哥。


打点完毕,今天的勇士米罗还是要和他的艾欧里亚一起出门。


我的小胖蝎子还在拉我的裤腿,别拉了,已经被拉成低腰裤了。我低下头,拍拍小胖蝎子的头,它却伸出大钳子狠狠地夹了我一下。这个小子,最近一定吃的太好了,我决定下次买便宜的超市狗粮喂它。我想了想,没有理会这只发神经的蝎子。


小胖蝎子又拉着我的裤腿,死都不放,我忍不住,我弹出了指甲…第一次对家人用私刑。


小胖蝎子却伸出大钳子,辛苦的举着一盘光碟一样的东西。看着它费力又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硬生生的收回了指甲。我弯下腰,拿下了那张光碟。


加隆前几天还说我把我儿子养的和狗一样,那个时候我儿子正好替我取了一封信摇头摆尾的走过来,而让我生气的是,我儿子听到了这句话还特高兴的样子,竟然举起尾巴开始摇起来。我止住了儿子这种没有形象的动作,作为毒蝎,我们要傲娇。


我看了看加隆,他脱光了衣服只留一条裤子在天蝎宫晒日光浴,他说双子宫海拔太低太阳照不到巨蟹宫又太阴森不适合晒日光浴,天蝎宫位置正好而且前宫后宫都没有人正好做这种隐秘的事情,我想了想没有反驳,但是我说他趴在天蝎宫门口的样子才像一条性感大野狗。


加隆没有反驳,他弯起身来,斜靠着地上看着我,天蝎座的痕迹在他裸露着的紧实性感的胸口若隐若现,他对我说,那你是性感小野猫。


我站起来,我的指甲弹了出来,作为警告在他身前的地面上狠狠地戳了一个洞,我对加隆说,你现在就走,别来天蝎宫了。


我承认当时我是被我们的对话给雷了,但是后来加隆一直没有来和我聊天,我反而有些寂寞了,最近找艾欧里亚出任务更勤快了,但是今天…


我看了看儿子水汪汪的大眼睛, 举着钳子指着我手中的游戏光碟,我看了看雅典娜发的日历上写的今天不宜打开电脑玩游戏,我看了看游戏封面上写的车田正妹原版,索罗集团授权出品这样的字样,我又看了看游戏的介绍,


“二十岁的少年,因为一场意外的事件,在北欧的土地上醒来。”


“面对着昔日好友的背叛,霸道学长的真情告白,青梅竹马的苦苦挽留,以及在来自印度的神秘高僧的指引下,你将何去何从。”


“在这个游戏中,你将扮演一位勇者,在北欧的土地上,与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一起,铲除侵蚀这片大地的邪恶势力。”


什么啊, 原来还是与艾欧里亚的冒险之旅。我想了想,不顾女神的警告,将游戏光碟塞进了电脑。



【圣斗士/米罗/加隆】 长相守之一 暗浪涛涛

昕月:

架空背景  


谁是谁,应该都能看出来吧


天蝎月我果然狗血得厉害


长相守     


一 、暗浪涛涛


京城  宁肃郡王府




“哧……”修长的手指夹着信笺递到燃烧的烛火上,瞬间红色的火苗窜起,吞没一切,烛台上只剩残留的一片灰烬,有年轻男人的身影出现,他朝灰烬处轻轻一吹,一切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什么都没剩下。




“同样的密信我想圣上那里也收到了,估计再过不到半个时辰就会有召我觐见的旨意传来,圣上本来就多疑,只怕这件事是断然无法善了的,如果我判断没错,圣上必让我来查证此事的真伪。”年轻的男人转过脸来,黑夜也无法掩盖他出色而优美的轮廓,他眉目清朗,举止间优雅,语气平静感觉不到任何起伏,让人有种这人即使身处乱局却仍从容不迫的天然而成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的魅力。




“如果郡王您什么也查不到,那必引起圣上的怀疑觉得您藏私包庇,如果真如此信所言,那么勾结邻国意图谋反这个罪名,威远侯肯定难逃一死,而郡王您也必会被牵连其中难以辩白被定罪,真是恶毒。”有另外年轻男人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来,迎着不甚明亮的烛光,只可以窥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圣上年纪大了,在继承人人选上难免难以选择,而这样的犹豫却让各位皇子看到了机会,而这就为难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而我这里难免就都想伸进手来,但因为圣上的信任所以尚不敢妄自对我做些什么,但是想必我那个傻弟弟那里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兵权可是人人都想争取不会放弃,这次不知道是拒绝或者得罪了哪位皇子,最近冀王和安王都有些急躁。”




“威远侯奉旨最近都在京郊大营演练,属下这里也没收到那里有任何异样的情报,除非……”




“你现在速去趟京郊大营,务必要亲自见到威远侯本人,还有……”宁肃郡王走到桌边拿起信笺折了几道痕,随后走到屏风后交给身着一副夜行衣的年轻人,“把这个交给他,他自会明白。”




“属下领命,也请郡王小心。”年轻人抬起头,即使蒙面但是露出的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世人若能一睹都会赞叹的光彩。




宁肃郡王伸出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而此刻外间灯火变得辉煌,有宫中内侍那独特而尖锐的声音传进来,让黑夜也变得不安宁起来。




“圣上有特旨急召宁肃郡王入宫,请宁肃郡王速速接旨。”




黑衣人无声无息消失在深夜里,宁肃郡王整了整了衣冠踱到门外,虽然神情如初,但是仔细看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浮现,如果黑衣人还在身边的话,他可能会评断这种一闪而逝的情绪为凌厉的杀气。




此刻京郊大营,一身戎装的威远侯一脸疑惑得看着来人,“圣上有密旨传召我入宫?”他和宁肃郡王是一母双生的孪生兄弟,两人相貌很是相像,因为长期驻守边关,威远侯面部轮廓经风霜磨砺,比其兄更为深刻,比起其兄在朝廷上长袖善舞,威远侯则显得更为沉默些,虽然他年少时曾以叛逆闻名,而如今他已经是战功赫赫的威远侯,不再有少年肆意张扬之姿,尽管回京之后他更加谨慎低调,但是手握的兵权却仍让他成为各位争夺储位的皇子们的笼络对象。




“是的,威远侯殿下。”穿着高等宦官制服的来人说道,他虽然身材高大但是面白无须,声音是相当尖利,站立四周的士兵们都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军营里的铮铮铁血男儿对这种围侍卫在帝王四周的不男不女的宦官向来都没有多大好感。




“我奉圣上旨意在此操练,如今还差些时日就能完成圣命,此时圣上召见是否有其他急事?”威远侯微微思付后说道,两个月他刚扫除叛军回到京都,就接到圣命来到京郊大营操练大军,这期间他不断接到各位对皇位势在必得的皇子们的示好,和他那位精明的兄长不同,他直接而强硬拒绝了,想必惹得不少人心里不痛快,而此刻又突然接到圣上的口谕,圣命尚未完成,去或不去,都有违抗圣意之嫌。




“奴才只是为圣上跑个腿,将圣上口谕传到,奴才现在所能做的只能等着威远侯一起启程,想必威远侯不会违抗圣意吧。”宦官此刻笑眯眯着看着威远侯,他保养得宜略显臃肿的脸庞两侧伴随着笑意略略发抖,士兵们都感觉到这笑意中隐隐传达的威胁,将目光转向他们的将军。




“苏兰特,操练由你暂为带领,务必按原定计划进行,不可耽误。”威远候朝旁边一个年轻将领说道,“先带这位公公去稍微休息,我先去更了衣装随后就随公公回京都。”




“威远您太客气了,奴才就在这里等您,时间紧迫,圣上要是怪罪下来奴才可担当不起啊。”宦官微微躬了躬身说道,虽然看似恭敬可是他的语气却毫无任何恭敬之意。




威远侯用眼神安抚了帐内明显已经有不忿之意的士兵们,和这些只会仗势的宦官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关键是皇位上那个男人的想法,现在西部边境不安稳,经常有流寇骚扰,他一直怀疑有邻国的密探渗入,但是一直没证据,本来他准备回京复命后就想返回边关,奈何一道圣命却让他在京郊大营操练兵马,即使他心里对边境状况有多担忧也只能耐下性子完成圣命,而如今关键时刻,却又被一道圣命召回京都,实在也很难想象那位宝座上的男人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




当奉宁肃郡王之命的黑衣男子前来传递信息的时候,却被苏兰特告知两个时辰前威远侯已随宫中派来的宦官回京都,他略略思索下立即拆开宁肃郡王交给自己的信笺,随后心里大叫不好,他向苏兰特附耳说了几句,年轻的副将随即脸色大变,拱手说道,“我即可备快马去追将军。”




可是已过两个时辰,即使用最快的坐骑也很难以保证赶上……黑衣男子暗自思付道,看来威远候这次凶多吉少,只是不知道会被按上什么罪名,而宁肃郡王不知道在宫中周旋得如何,这关看来不是很好过,现在即使机会渺茫也要尽力一试,而苏兰特此时也安排好一切,两人一起走出营帐准备出发时,却听到身后传来青年的声音说道:




“我知道有条近路可以到达京都,能赶在威远侯入城之前截住他们。”苏兰特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威远侯亲卫营的一位年轻侍卫,有些眼生,看来是刚进亲卫营不是很久,苏兰特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眼前一道寒光凛冽,只见黑衣男子抽出长剑,剑尖直指那名年轻侍卫的要害,再稍微往前那名侍卫眼看就会血溅当场,出剑速度之快而力道又控制得恰到好处,宁肃郡王身边的高手看来名不虚传,可是这样就出手未免又有些让人不快,毕竟这里是军营而非郡王府。




“你说的可当真?否则你这脑袋我也会带着去见威远侯。”黑衣男子并不在意四周人的想法和目光,他的剑尖依然抵着年轻侍卫的要害,杀气也已经弥散开来。




“我愿同往,若不能如所言自会向威远侯交代。”年轻侍卫此时眼中并无任何惧色,黑衣人和苏兰特交换下眼神,双方都微微点了下头,现在已经迫在眉睫,不管任何必须赶在威远侯进入京都城的大门前拦住他,否则后果堪忧……




“跟上、带路……”黑衣人和苏兰特飞身上马,年轻侍卫也跟着拉过一匹战马,三人一起向京都方向驰骋而去,马蹄飞扬带起一阵烟尘,而此时黑衣人和苏兰特并未注意,年轻侍卫低下头唇角微微扬了起来,有一丝不可琢磨的微笑浮现,转瞬即逝……



ID:

提前2天完成。

米罗

出生地:希腊

修行地:米洛斯岛

岛上特产:断臂维纳斯

所以米罗身上的床单灵感其实来自于阿布罗狄……

 

下一个 大艾 

 

Miyako:

ε(*'-')з†.*・゚☆Happyヾ(゚∇゚)ノBirthday☆゚・*.†ε('-'*)з 

原创造型还是不太行,所以为了保证质量决定90%临摹,反正是画到现在最满意的一张了。

心得:少加颜料多加水,再也不用粗纹面。修图的时候破电脑要炸了= =

【米罗生贺】【撒米】关于教皇和他的近卫 (番外)下

青冥:

大生日的,我写个鬼的虐文啊。。。




米罗十五岁那年,接到了一个任务,教皇告诉他,在遥远的东方,邪神厄里斯正在苏醒。她挑选了一位东方的少女作为她人间的肉身,而米罗此次的任务,便是消灭那个少女,断绝任何可能会让厄里斯复活的方法。


米罗如平常一般,恭敬的向高高在上的教皇鞠了一个躬,领命而去。他并没有告诉教皇,今天,是他的生日。


八年前的那次生日,是米罗来到圣域后所过的第一个生日,他却没有料到,那却是他在圣域所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第二年米罗的生日,撒加终究还是没有遵守他们的约定,他再一次爽约。


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加隆的消失,撒加的失踪,艾俄罗斯的因背叛女神而出逃,而后,其他的同伴都被送往了各个修炼地,圣域一下子少了很多人,只有他被教皇留在了身边,还有身为叛徒弟弟的艾欧里亚,被教皇留在圣域监视着。


那年之后,圣域总是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人替米罗庆祝生日。


但米罗每次经过双子宫的时候,却仿佛已经成为了习惯, 他会特地绕路走向双子宫后的那块平台上,站在那里,看着天上的星星,他会思考,撒加那个时候,到底在想着什么,他从天上看到了什么。


米罗抬起头,哪怕人事已非,圣域的天空却依旧是那么美丽,繁星璀璨,从不会因为人的别离而改变他们的轨道。米罗在天边看到了双子座的双星,他们依旧闪耀着似曾相识的光芒。


“米罗,你生日的时候,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双子座,那是我在陪你。”


米罗转过头去,看着曾经撒加坐过的地方,如今却是空荡荡的平台,谁也不在。


“撒加,你的小宇宙告诉我你还活着,所以,当你生日的时候,抬起头来,也能从天上看到天蝎座吧,那是我在陪你。”


 


米罗很快找到了他的任务对象,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站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姐妹两人。


米罗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姐妹,姐姐站在妹妹的身前,奋力的保护着妹妹。米罗从她们的眼中看到了燃烧的火焰,那是虽然身为人类,却极力与命运抗争着的生命的火焰。


“米罗,你看,那是星星的轨迹。姐妹双星正好位于那颗象征着厄里斯的不吉的彗星的轨道上,迟早有一天, 她们的命运之星的轨迹会与厄里斯重合,而我们要做的,便是在厄里斯找到人间的肉身之前,消灭掉她们。”


 


“米罗,你真的没有看到,笼罩在双子座亮星上的黑影么?”


“不,撒加,双子座的双星,还是与往常一般,一样明亮,它们是冬季天空中,最明亮的星座。”


七岁的米罗曾对撒加这么说着。


 


“姐妹…是么?”


十五岁的米罗看着眼前的两位小女孩,他突然想到在双子座双星下诞生的兄弟两,若是神替他们安排了不公的命运,让他们的星座蒙上了尘埃,米罗想要看到他们,作为人类的他们,站起身来,反抗自己的命运。


“即使你们诞生在残酷的命运之下,你们也要相信,人,终究是可以反抗命运的。”


“我相信,人,可以改变命运。”


不知道为什么, 米罗并没有下手杀死眼前的两姐妹,或许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而教皇对此置之不理,或许是因为眼前的两姐妹让他想到了那两位已经不知在何处的兄弟,他任性的反抗了教皇的命运,放了两姐妹一条生路。


“我想看看,作为人类的我们,最终将会如何反抗命定的轨迹。”


 


“撒加,今天是我第一次没有听从教皇的命运。就算她们命中注定会成为厄里斯, 我也从她们的眼中看到了生命的焰火。”


“撒加,你知道么, 她们…有点让我想到了你和加隆….”


米罗回到圣域后,并没有直接回教皇殿复命,而是久违的停留在双子宫,因为生日的缘故,因为遇上的任务对象也是两姐妹的缘故,他比平常更加的想念撒加。


“撒加….你到底要消失到什么时候….”米罗的一滴眼泪滴到了地上。


……


在双子宫的深处,响起了悉悉索索的的声音,米罗并没有在意,他一个人坐在望台上,看着天空的星星, 看着那颗名为厄里斯的彗星,离地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有脚步声走向米罗,米罗却靠在双子宫的门柱上,闭上眼睛。


那个人在米罗身前蹲下,伸出手,轻轻的捋过米罗落在脸颊上的碎发,米罗的睫毛颤抖着,似乎做着甜美的梦。


他低下身,在米罗光滑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


“米罗,生日快乐。”


 


“撒加!”


米罗猛地睁开眼,他徒劳抓在手中的,却只有转瞬即逝的一束小宇宙的残痕,他甚至不能分辨出,那究竟是谁的小宇宙。


 


十三年间,他们朝夕相处,却从未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