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流仙】【CP日贺】二十年后

Bonjour.:

R16有 R18有 链接打不开可以给我留言我补。

 


 

在711这样个日子我竟然不受控制地流仙了……但是讲道理,对我这种无差党来说上下没差别啦……

 

顺便今年是《灌篮高手》完结20周年www撒花撒花~

 

总之,他俩高高兴兴在一起不就好了嘛。

 


 

以下上文。

 


 

二十年

 


 

 

 

 

 

盛夏的傍晚,燥热的暑气开始散去,独属于黄昏的微风缓缓吹过,金色的灯光也映亮了整个海湾。

 

码头的长椅上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来了又走。

 

 

 

仙道靠在垂钓码头的一盏路灯下不紧不慢地抽着一支烟。他有很多年没回到这里了,大概有…二十年了吧?从十七岁那年的夏天离开。

 

 

 

十七岁的那个夏天是什么模样,此时此刻的仙道非常乐意回忆,因为他就站在这里,他的回忆里。

 

 

 

那年他刚上高中二年级,褪去了一年级新生的青涩也还没有像毕业生那样被升学折磨得麻木,他还是很有热情的,对生活对学业、以及未来。

 

从他学校沿着海边骑一个小时单车就能到另一所学校,湘北高中。日子像盛夏的风,吹得让人燥热也让人明媚。

 

那时,他经常一个午觉睡到这个时间,洗把脸,从家晃出来,就沿着这条海岸线,慢慢地走,用不了多一会儿,大概就是走到这个垂钓码头的时候,他就会看见骑着单车的流川枫。

 

流川枫啊,湘北高中篮球队的王牌球员,球打得很好,难得的,也非常对仙道的胃口,更难得的,仙道也很对流川的胃口。

 

不不不,他俩也不是那年夏天才认识。

 

 

 

仙道深深吸了一口烟,头顶的路灯吱啦地闪了几下,身后海浪的颜色更深郁了几分。

 

 

 

回忆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就难停下。

 

 

 

要说仙道什么时候认识的流川枫,时间还要再往前推一推,就从分别的那个夏天往前再数……大概四年吧。

 

四年啊,真是不短的数字,对十六岁的流川枫来说,那就是他生命的四分之一。

 

 

 

不太巧,俩人初遇的那天不是盛夏了,正相反,是隆冬的一天。

 

那天真是冷的要命,神奈川这种地方真是很少有冷到这个样子的时候。就算流川枫一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这突如其来的寒冷和降雪也让他不敢出门。

 

但是他不得不裹着毛毯从二楼卧室走出来,因为有人在敲门。

 

 

 

“嗨,我是新搬来的,家里热水器没有装好。想来借一壶热水。”

 

“哦,进来吧。”

 

 

 

那天之后,十二岁的流川枫和十三岁的仙道彰也就算认识了。并且仙道的妈妈在得知自己的邻居家里只有一个小男孩的时候,就决定每天多做一人份的饭菜,让仙道给送过去。

 

 

 

流川枫的爸妈去德国进修三个月,正好一个冬天,仙道家搬来的那天早上才刚刚走。其实啊,流川枫完全能够很好地照顾自己,并不需要什么好心的邻居照料他的一日三餐,所以后来就变成了这样…

 

“妈妈,流川今天做了炸猪排,我在他那吃过饭了,这些他要我带回来给你。”

 

“妈妈,流川做的豚骨面真的超———好吃!”

 

倒是变成了仙道经常在父母加班的晚上去找流川蹭饭。

 

 

 

冬天的寒流来得快走得倒也快,一个半月之后,神奈川就渐渐恢复了正常的冬季温度,大概零度左右,无论如何,可以出门活动了。

 

 

 

刚刚回暖的一个傍晚,仙道推开卧室的窗户喊流川,他俩的卧室刚好对着,只隔了院子里的一道墙,仙道经常这么喊流川。

 

流川卧室的窗帘在听见仙道之后动了动,然后被一把拉开。

 

仙道愣了一下,他平日里见到的都是一身家居服懒得像只睡不醒的大型猫科动物的流川枫,但现在……哎?这副装扮是要去打球?

 

还真被他猜中了,流川穿着一件长袖白色卫衣和一条浅灰色的运动裤站在窗边一面整理着护腕一面看着仙道。

 

 

 

“流川,你要出门?”仙道支着下巴靠在窗边跟他聊天,“晚上我爸妈又不在哎,后天才回来。”

 

流川看着他一副“快点回来我饿了”的表情,没辙地点头,“我早点回来。”

 

“你要去哪啊?”

 

“打球。”

 

 

 

也是那天,流川才知道那个整个寒假闲着没事儿就赖在自己家厨房的白痴原来也是会打篮球的,而且……打得还很不错。

 

 

 

一个多月没有活动筋骨的两个少年这一玩就玩到了路灯亮起、行人渐少。

 

他们两家对面的小公园里就有球场,虽然很简陋,但俩人玩倒也够用。那年他们还没有长高到能够一个起跳就可以灌篮,也没有厉害到辗转腾挪花样百出,甚至连上篮都不能保证每球必进,但他们还是玩得很开心。

 

 

 

仙道第一次看见,一个人的眼睛里,可以有光。

 

 

 

冬夜的天空星星稀疏但明亮,可是,都比不上流川枫眼睛里的光亮。十三岁的少年第一次心底有了某种冲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

 

让人很烦恼。

 

“白痴,回家了。”流川把球丢进站在球架下好像在发呆的仙道。

 

仙道回过神,但没接住球,跑了两步才把球捡回来,转头对流川笑:“晚上可不可以住在你家呀?”

 

 

 

“…………”流川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点了头。大概是因为仙道会打球吧,谁知道呢?少年心性,他们自己都不懂。

 

 

 

晚上回家他们才意识到打了四个多小时的球,流川衣服都没换直接奔进了厨房,幸好冰箱里有几个早上做多的三明治,扔进微波炉热了下俩人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但是完全不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加上运动量又很大,俩人又煮了两袋速食拉面,倒也快,没用上半个小时就吃撑了。

 

流川懒得刷碗,一般都是仙道干这活儿,因为他不会做饭。等仙道刷完碗,流川已经拎着衣服进了浴室。

 

 

 

浴室里水声哗啦,仙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进去,非常想和流川一起冲个澡。可能是因为一身汗还刚刚吃了一碗热到烫的面吧,真的很想马上洗澡啊。

 

于是仙道从流川的衣橱里胡乱扒拉出来一件T恤和短裤就推门进了浴室。

 

 

 

那天,仙道头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情欲。

 

流川和自己一样,照比同龄人来说要高上一些,又都喜欢打篮球,虽然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可也已经覆上了薄薄一层肌肉。

 

 

 

真好看啊。仙道看着他的背影想。

 

 

 

补档1

 

 

 

那年冬天过得很快,两个人后来又一起洗了很多次意味不明的澡,但也没搞清楚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能够互相接吻的、互相撸一发的、一起打球的……邻居?

 

 

 

仙道站在路灯下熄灭了手里的烟。

 

那时候可真幼稚啊,他想,不说喜欢不说爱,好像什么都不是,但却真令人回味啊。

 

 

 

他转身往码头走,坐在垂钓木桩上,荡着腿,像十几岁的小孩子那样。就像二十年前那样。

 

 

 

后来他的父母调回了东京工作,而他的学籍刚刚落在陵南高中,父母说要再帮他转走,他拒绝了,因为陵南高中的篮球队很好,教练也很好,但另一个原因他没说,因为流川也会在神奈川读高中,虽然肯定是会去离家近的湘北高中。

 

但是没关系啊,都在神奈川。

 

 

 

仙道父母拗不过儿子,也只好这样。

 

流川却骂仙道“白痴”,仙道抱着他躺在床上问他为什么骂自己白痴,流川呢,气哼哼地看了他半天,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亲了亲他的嘴唇。

 

 

 

后来,仙道搬去了陵南高中帮他准备的单身公寓,就没办法天天去流川家蹭饭了,而流川的父母回来之后他也没什么机会再流川家过夜,但这也不影响什么,他们还是经常约出去打球,打完球之后趁着黄昏金色的阳光在球场边没人的槐树下接吻。

 

 

 

仙道坐在木桩上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嘴唇,好像那些甜到让人上瘾的吻的味道还在。

 

 

 

年少时的爱情总是很放肆、冲动、不知避讳。

 

 

 

流川经常跑到仙道的公寓过夜。仙道也经常会翘了下午的课跑来湘北等流川训练结束,然后呢,在没人的教室偷偷地接吻,在空淋浴间做爱。

 

 

 

做爱啊,仙道看着海平线上渐渐下沉就要看不见的落日若有所思,后来他身边也辗转过一些人,但是做爱这件事他觉得还是只有和流川一起才称得上是做齾爱。

 

 

 

要说第一次做爱,是仙道的第一次当然也是流川枫的第一次。到很多年后,仙道也没有忘掉那天。

 

 

 

青春期的大男生哪能满足于用手和用嘴来纾解欲望呢。当然他们也试过很多次,但是不仅不得要领,还无辜负伤。

 

 

 

后来有一天,就是仙道刚刚搬去陵南高中那边单身公寓的那天,流川被他拉来做饭。

 

喝了点啤酒,其实也没醉,但那股兴奋劲儿让人昏头。

 

仙道把碗筷往水槽一堆转身就抱住站在他身后刚把剩菜倒进垃圾头的流川,低头在他的颈窝蹭了蹭,提议:“做吧,就现在。”

 

 

 

“…………?”

 

 

 

补档2

 

 

 

真野蛮啊。回忆着陈年往事,仙道也只是淡淡地一笑,太久远的情齾事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毕竟已经二十年了。

 

 

 

二十年前的这一天,在这个码头这盏路灯下,是他最后一次吻流川,流川没有回应他,只是用力地,非常用力地拥抱了他,想是要把他整个人都捏碎了揉进自己的身体。

 

然后两个人各自转身离开,都没有回头,也不能这么说,仙道抽了口烟想了想,他没回头,当然没法确定流川会不会回头,但是……仙道又笑了笑,他的个性,肯定是头也不回的。

 

 

 

为什么会分开啊,仙道想起当年的原因已经可以坦然地笑。要知道当年两个人可是大打了一架。

 

 

 

春末夏初的一天吧。

 

在因为被父母发现了两人的关系而被迫不能见面的一个月后,两个人终于找到个机会打个电话约出来见了一面。

 

一个月能发生什么,实在是太多了,在父母的压力下被迫去思考原本沉浸在情爱里不去思考的事情,这没能摧毁他们的爱情,他们那样坚强有那样倔强,外力怎么能摧毁他们的爱情呢?

 

 

 

一个月之后的见面两个人都变了很多。尽管流川还是没什么表情,仙道嘴角还挂着笑。但是他们在这盏路灯下看到对方的时候,就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

 

 

 

一时相顾无言,仙道拉着流川坐在这个垂钓木桩上,他荡着腿看着海,流川看着天。

 

夕阳如火,烧红了整片海。这浓重的红和沉郁的蓝让人莫名地压抑。

 

流川叹了口气,左手握住了仙道的右手,就在握住的同时感受到了仙道有力的回应。

 

“仙道。”他终于还是先开口。

 

“嗯?”仙道侧过头笑着看着他。

 

“我不会和你分开。”流川说的坚定,几乎用尽了十六岁少年所有的决心和勇气,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闪着火花,那是仙道最爱也甘愿沉沦的眼睛。

 

但是仙道却没有答应他,他又紧了紧握着流川的手,还是在笑,却说:“我要去东京了。”

 

“!”流川的眼睛里明确无疑地涌起愤怒,他挣开仙道的手“腾”地站起来。

 

仙道却不紧不慢地缓缓起身,再次直视着他,又说了一遍,“我要去东京了。”

 

 

 

流川几乎压抑不住怒火,猛地一拳打了过去,仙道一个踉跄差点跌进海里。

 

仙道叹口气,没有解释什么,抬手也是一拳回应过去。

 

 

 

那是仙道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选择用不理智的暴力来解决问题。其实也说不上解决问题,只是他也太需要宣泄了。父母的不理解,自己的决定,以及对流川的背叛。种种情绪交错着重压在心里实在太容易让人崩溃。

 

但是,他不会更改决定。

 

 

 

仙道看了看远处的海,在二十年后再次确认,他不会更改决定。

 

 

 

那天两个人下手都很重,筋疲力尽到躺在码头上的时候,身上都挂了不少彩。

 

流川还是不解恨,又踢了他一脚。

 

仙道知道是自己惹火了流川,也知道流川刚刚说出不会分开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再听到自己的决定后又是多么失望。他当然心疼,心疼到差点就要收回刚刚的话。

 

于是他翻身把流川抱在怀里,尽管在这个过程中又挨了不少拳脚,他一面紧紧地抱着流川一面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流川,你听我说。”感觉到怀里的人终于安静下来了之后仙道才开口解释,“你有你的理想,我也有我的。你就去实现你的理想吧。等我们能够成长到不需要被别人负担也不会被任何事情左右的时候,如果还是现在这份心情,那么就一直在一起吧。”

 

一番话不长,仙道却觉得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就算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他闭上眼睛会想起那天流川绝望愤怒的眼神都还会觉得心里一阵钝痛。

 

 

 

但他自己也是一样的。甚至更难过,因为他还要背负着流川的难过。

 

 

 

“十年不够,那就二十年。”仙道亲吻着流川的侧脸说着,“二十年之后的今天,还在这见。你不要忘了,流川。”

 

 

 

流川是怎么回答他的呢。

 

“白痴。”

 

 

 

仙道把腿伸直又荡了两下,流川总说他白痴,流川也总说其他人白痴,但他就是觉得流川说自己白痴的时候特别可爱。他的流川啊,那可是他的流川啊,怎么会真认为自己是白痴呢?对吧?

 

 

 

二十年后他如约来了,可是,他的流川呢?

 

 

 

 

 

仙道点燃第三根烟,太阳已经彻底沉下。清冷的星辉洒上了海面,海浪拍打着沙滩的声音很熟悉也很好听,他和流川经常来海边打发时间,就这么坐着,坐到天黑然后各回各家。年少的时光都被浪费,但也因为被这样放肆地浪费才更显得珍贵。

 

 

 

仙道想念流川了。

 

 

 

一别二十年,杳无音讯。

 

回看自己,的确是变了很多,他担心流川认不出自己。朝天发早就放了下来,这些年做摄影风吹日晒皮肤黑了不少也粗糙了不少,前些年心血来潮学了吉他,手指也起了一层茧,篮球倒是没丢下,不过也不太常打了,烟抽得有点凶,酒量大了不少,好在保持锻炼身材还算完美。仙道摸了摸肚子,确认腹肌还在,放心地笑了笑,要是发福成中年胖大叔不知道流川见到要怎么嘲笑自己呢。

 

 

 

啊,前提是流川今天会来。

 

 

 

很紧张,常人说新婚那天是一辈子最紧张的时刻。这一天,大概比新婚还紧张吧。仙道打趣自己。就像在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来的新郎,忐忑反侧。

 

 

 

时针一点点靠近十二。

 

 

 

仙道的脚边落了一地烟头。

 

 

 

 

 

这时,他听到好像有人在跟他说话,“喂,这离陵南高中有多远?”正好是问自己的母校,仙道打发时间也乐意回答,他起身转过去,对着不远处站在夜色里往这边看的那个人喊:“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在有711便利店的路口往右转,顺着斜坡上去就是。”

 

那人道了谢,又问:“那去湘北呢?”

 

仙道愣了一下,什么人想去陵南又想去湘北?但他还是好心指路,“有点远,你去车站坐电车吧,直接到湘北门口下。”

 

 

 

那人再次道了谢,却没有转身走,反而向仙道走过来。仙道纳闷,但还是站在原地等他过来,那人身材和自己差不多,夜色太深看不清相貌。

 

 

 

但是,莫名的,那个人每靠近一步,仙道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一分,直到那个人越过路灯下的那一小片灯光走到他面前。

 

仙道叼在嘴边的烟掉落下来。

 

那个人伸脚给踩灭,然后抬起头,微笑着看向仙道,“怎么,认不出?”

 


 

-fin-

评论

热度(45)

  1. 点心86Bonjour. 转载了此文字
  2. SailorSaturnBonjou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