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來日方長(流仙)07

向日葵2:

感謝幾位童鞋友情贊助小紅心。冷cp缺糧少米你們以茲鼓勵我懂。

常常踩著西瓜皮就發現自己脫線了,總之真的是白爛口水文智商常不在線。

所有耐著性子看文的,謝謝你們可以忍受o(╯□╰)o



07 蜚語

嚴格來說,現場雖然一切“正常”,卻並不是一切順利的。正常,也不過就是所有的意外發生基本都在彩子的預判情況內而已。哦,也只是“基本”而已。

這些小“意外”,增加了比賽的不可預測性,增加現場氣氛的熱度,也增加了媒體和網絡社交平台的話題性。

比如說,三位選手中,同為男選手的內藤敬三在和流川楓的合作演唱中,有明顯的拖腔走調慢入搶唱,各種小問題頻頻,似乎他志不在自己完美演出,意在破壞流川的演出擾亂流川的節拍,意圖拖累他。

比如說,這一舉動引起了流川歌迷的強烈不滿,網上瞬間炸開了鍋,滿屏都是各種“心疼我流”的評論。

這種傾軋行為換來了話題無與倫比的熱度,網上一面倒的支持流川的聲音則顯示了流川在這個系列的比賽快速增長的粉絲。

不過也有彩子沒有料到的意外情況發生。

按照彩子的判斷,三位選手在互相合作環節必然會有問題。流川的性格太突出,聲音的辨識度也非常高,要他配合對方或是給對方和聲,很容易就搶戲;內藤敬三在之前的比賽中一直不溫不火,似乎存在感不強,但是表現卻一直很穩定,擅長苦情風格的情歌,很容易博得普通大眾的好感,但性格有些孤僻不合群且非常執拗,也是難以合作的類型;而作為三位選手中唯一的女選手,河合麻理性格開朗,曲風熱辣,音域寬廣,就這個環節而言,她應該是最有優勢的選手。

事實上從現場表演來看,河合麻理在合唱環節也卻是表現不俗,在配合對方的基礎上也展現出了自身的聲音特色。

不過令彩子沒想到的卻是表演完成后與現場評委的交流環節中,河合麻理出人意料地現場向流川表白,并表示她因為不願意和自己的男神競爭,而就此決定退出決賽的名次爭奪。

河合麻理說,她留在場上的唯一目的,就只是為了能和流川對唱一曲。說完,一臉迷妹地看著流川,希望他至少能回應個微笑給自己。

彩子意料之外的表白,意料之內的沒有回應。

流川只是面無表情地看了河合一眼,便沒了反應,別說微笑,那一臉事不關己的冷淡模樣仿佛被告白的人不是他且和他流川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河合麻理在舞台上靜默地等了一分鐘,這一分鐘于她而言好像一個世紀,卻終究沒有等來期盼中的一絲示好,哪怕一句對不起,人家都懶得奉上。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導演一頭在直播中緊急切進了廣告,現場希望主持人能抖抖包袱趕緊把這茬揭過,不過在主持人開口之前,河合麻理倒是自己先笑了笑,自嘲了一句“雖然口上說自己喜歡的便是他這冷冰冰的樣子,只不過這冷冰冰若是對了自己便心裡難受,只能說我還沒有看透愛情”说着耸了耸肩,表情是苦恼失落里还透着一丝释然。

河合麻理的这一举动招来了褒贬不一各种评价,然而她的退赛却并没有随着流川无声的拒绝而取消。她离开音乐厅之后立刻在自己的社交账号首页上更新了一条“迷妹何时都是迷妹,不在回报与否”。一时之间河合麻理收获了公众的同情、理解、夸张,粉丝数量骤增。

当晚之后的冠军争夺毫无悬念。

“这大概将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式的夺冠,预计将成为史上冠亚军票数差距之冠。”主持人宣布流川冠军时,仙道在电脑前面悠悠地冒了一句出来,言语之中的得意毫无掩饰的意思。

“切,你家流川最厲害行了吧,o(╯□╰)o”越野在一旁無語地吐槽,真是的,不就是拿個什麼唱歌比賽的冠軍嘛,看把這個人高興的。

“嘿嘿。”仙道一如既往地撓撓頭一臉無害的笑容,讓越野瞬間覺得用力一拳打進棉花堆無處著力的難受。

仙道向來知道什麼時候不接越野的話最能憋死自己這個死黨。


煎熬的賽程終於完全結束了,一想到自己接下來能睡上一整天不會再有人吵著要錄音要排練要錄像什麼的,流川的高興不打一處來。

謝絕了完美收官后的慶祝夜宵,也沒再和現場收攤子的彩子多說什麼,流川此刻拖著疲倦的身體開著車,只想回到自己在東京的房子好好睡上一天一夜。

“等等燈登~~”是流川的手機鈴,最簡單的和弦,是仙道專用鈴聲。

“喂。”流川接起電話,聲音是連自己都沒察覺的柔和。

“楓。”電話那頭仙道的聲音聽起來像春日午後的微風一般柔軟。

“在。”流川輕輕地應聲,嘴拙如他,似乎從來不知道如何用言語取悅他人,但他記得很久很久以前仙道就告訴他,他不需要過多的語言,他的眼睛他的聲音,都能準確地傳達他的情緒。

所以電話那頭的仙道,聽到的那簡單的一個字卻是溫柔如水。透過電話傳來的是流川淺淺的呼吸,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彼此的呼吸聲,感受著來自對方無聲的想念。流川雙手把著方向盤,開著車載藍牙,仙道的氣息似乎就這樣透過了車里的八個喇叭傳送過來,圍繞著他,陪著他——夜路歸行。


流川將車子停進地庫,上樓,和仙道道了晚安,洗漱后倒頭便睡。這一睡,大概就是要將比賽中所有損失的睡眠一併補回吧。

叫醒他的,不是生物鐘不是晨光不是暮光,甚至不是忘了調成靜音的電話,而是彩子和流川姐姐砸過來的兩個抱枕。揉著眼睛慣常地想要發洩他的起床氣,卻發現一拳下去並沒有到肉的感覺,才奇怪地睜開眼睛迷茫地環顧四周——禮子、彩子和三井,正一臉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

“幾點?你們在我這兒幹嘛?”狠狠抓了把各處翹起的頭髮,流川覺得莫名其妙。

“傍晚七點。我們在這等你自然醒已經等了一個小時,所以只能抱歉地叫醒你了,我的好弟弟!”流川禮子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句回答,弄得流川更加疑惑。

打著哈欠下樓來到客廳,卻發現還有一個人慵懶地窩在沙發上,正捧著杯子看著電視新聞。

“Akira?”流川更奇怪了,大家是約好了嗎?

“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們都在這裡吧,楓。”仙道了然地笑了笑,不緊不慢地捧起咖啡喝了一口,“你從昨晚睡到現在,一定沒有看到今天的娛樂新聞頭條。”

說著,仙道按下遙控器,播放了一段被錄下的娛樂新聞。

主播是個穿著妖嬈的年輕女子,有著十分甜美的聲音,她的長相令流川感覺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內容大意是說有匿名觀眾向八卦雜誌爆料稱,新晉“歌王”流川楓的奪冠是東京電視台一手操縱比賽的結果,并稱流川楓同電視台事業部總監井上彩子有著不可告人的裙帶關係,該節目就是彩子作為幕後推手意圖捧紅流川楓。爆料中有幾張照片,有流川和彩子一同從地下車庫進入流川寓所的,有在台內討論時流川低頭瞌睡被彩子用扇子敲腦袋的,爆料稱這些照片都顯示兩人關係“非同尋常”!

同時作為當事人之一,彩子的背景也被扒了出來,於是有了“流川小白臉被白富美包養”的大爆料出來,短短一個小時轉載量報表,成為了當日搜索量第一的新聞。

幾個人中,彩子一整天在辦公室中總結比賽經驗,以及策劃後續的連鎖節目,完全不知外界風雲莫測;仙道有個雜誌的拍攝邀請整日在攝影棚;流川禮子平日根本完全不care這些娛樂界新聞;幾個人中,倒是三井壽第一個發現輿論隨風轉向。

三井建工的這位太子爺自從浪子回頭后,一直跟在父親身邊作為特助學習如何管理好一家大型企業。他自己也有一位助理,負責他的日常工作會務出行等事項,這是個畢業兩三年個性活潑開朗的女孩佐藤熏。初到乍來時懾于三井的一臉痞氣和嘴角的刀疤拘謹了很久,熟悉了之後卻敢開起三井的玩笑來。

中午休息時佐藤習慣刷刷社交軟件看看八卦新聞,作為一個流川命,陡然之劍看到自己的偶像被黑得體無完膚瞬間炸毛了在休息室幾乎口不擇言地批判這些“品格低下之人”,不過因為生性平和,罵了半天也就是翻來翻去“可惡”“混蛋”這幾個詞。

這番顛三倒四的責罵被三井聽個正著,不由得抓著小姑娘問了個究竟,才知道事情不妙。因為電話聯繫不到彩子,三井是親自沖去了彩子辦公室逮的本人,又給禮子電話,一行人浩浩蕩蕩衝去流川住所,到了那裡才發現仙道早就在那裡,卻悠閒地自顧自喝咖啡看電視。


流川看完新聞爆料,又倒回去重新看了一遍所謂的“包養證據”的照片,然後按了暫停鍵,一臉漠然地坐在沙發上。

“喂,流川,你倒是說話呀。”三井第一個屏不住氣,焦急地開口,“你這才拿了比賽冠軍,就有人這麼黑你,你怎麼還能一臉事不關己的表情啊!真是的,虧我們這麼著急。”

“我們?”

“可不是,結果你倒和沒事人似的。”

“壽,我看只有你緊張得要失了方寸吧。”流川禮子似笑非笑地看著三井,臉上寫著“我就等你出糗”。

這話出口,三井回頭一看,彩子是一臉淡然,仙道更是一臉沒所謂,突顯得自己的焦急就像燙了屁股的猴子到處亂竄似的的好笑,一下子就慍怒了:“那你們火急火燎地把流川叫醒難道不是為了商量這件事的對策嗎!”

“是為了商量這件事,不過其實是因為我們好久沒見過炸毛的小楓啦。”禮子捂著嘴一臉陰謀得逞的笑,彩子在她身後深有同感地點頭,仙道在沙發上向著三井聳肩攤手表示“雖然我知道但是我可不敢阻止他們”的無奈,以及流川勾著仙道脖子一身的寒氣直冒,氣的三井頭上青筋直暴眼看就要暴走。

禮子輕輕地拍拍三井,語氣柔和:“好啦好啦,壽,我們都知道你把小楓當弟弟關心,不開玩笑了,來,都坐下。”

只要被禮子溫柔以待就會瞬間熄火的三井聞言乖乖坐下,其他人也先後在沙發上坐好,看著電視上暫停的畫面正停留在彩子和流川從車庫進入住所的照片上。

“這件事,我們兩步同時進行,小楓需要找到時機向記者澄清此事,我父親那裡會和幾家關係好的媒體打招呼讓他們盡量淡化此事。”彩子在談起工作時立刻恢復到一派精明能幹,“娛樂圈這種小道消息層出不窮,只要媒體不加反復炒作,沒多久大眾就不會記得這麼條小八卦了。”

“小楓本來通過這次比賽累積了大量人氣,昨天比賽還沒結束,就有唱片公司給小楓發了郵件說有意談合作,這個新聞一出會大大影響他的口碑。”禮子雙手抱胸,一臉的深思,“你們看,照片明顯是之前拍的,但是卻一直到今天早上才爆料,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在小楓奪冠的最高點來一個沉重的打擊。看起來這並不是一個偶然的爆料行為,是有意識地打壓小楓。”

從流川人氣爆棚開始,他的社交平台賬號和郵箱就全部交給了禮子打理。好在流川一貫的高冷形象令打理社交賬號異常容易——絕大部分忽略就行,偶爾發一條也不過短短幾個字,什麼“困死了”配上一張流川在錄音室小雞啄米圖,就能圈粉無數,大批女性粉絲嚷嚷著“啊,這樣迷糊的楓楓超級可愛啊好想抱抱啊”就衝進了“流川命”的群體。

“禮子,你的意思是有人在針對流川咯?”三井皺著眉思考著禮子說的話,“這樣的防不勝防,他的目的是什麼呢?嫉妒流川人氣高?如果他這次不成功,就會有下次的吧?”說完,一臉擔憂地看著流川,右手的拇指也習慣性地撫上嘴角的疤。


三個人熱火朝天地討論一會兒,發現目前也只能先應急,對方的情況所知甚少并沒有什麼好的對策預防或是找出幕後黑手,突然發現似乎一直沒有聽到流川和仙道的聲音。轉頭一看,仙道一臉無奈地面朝他們坐在那張單人沙發的扶手上,流川則鳩佔鵲巢地窩在了原本仙道坐著的位置,兩隻手從後面環著仙道的腰,腦袋靠在仙道背上——會、周、公、去、了。

“流川楓!”禮子和所有的家長一樣,被激怒的時候會大聲地叫出全名,這個時候基本意味著完蛋,三井聽了忍不住往后瑟縮三釐米,不過被叫了全名的人大概因為仙道擋在前面隔絕了禮子大部分的怒氣,毫不所動,甚至還像只貓一樣用臉蹭了蹭仙道的後背轉個方向繼續睡了。

“禮子姐,讓他睡會兒吧。沒睡飽的楓才煩。”眼看禮子發飆,仙道趕緊開口,說著眼睛望天似乎想起了什麼令他不爽的事。


之後的一個小時,流川事不關己地抱著仙道一直打瞌睡。

彩子通過自家的經紀公司聯繫了幾家關係比較好的娛樂媒體,希望他們在兩天后的“明日歌王”收官記者會上充當良性引導的角色,可以讓流川對不負責任的八卦做出澄清。

禮子更新了一條狀態,兩個字——“白癡”,一小時轉發評論了上百萬次,成為當日熱搜,“流川命”們在底下拼命地為自己的偶像辯白

三井坐在禮子身旁,探頭看著她的手機,時不時評論上兩句。

仙道一言不發地充當地流川的人肉抱枕。


“行啦行啦,我們也別打擾人家兩口子了,畢竟小別勝新婚。你看看小楓,那張臉黑成碳了,明明白白寫著’好走不送’啊,我們識趣地趕緊滾吧。”禮子從一大堆評論里眼花繚亂地抬頭,就看到已經睜眼的流川站起來異常清醒地盯著忙碌的三個人,高大的身材站在坐著的三個人面前有種異樣的壓迫感,毫不畏懼地開著玩笑起身準備走人。

這向來是流川式的趕人。

門被“砰”地關上,還伴隨三井的一句“切忌過勞”。


tbc

评论

热度(9)

  1. SailorSaturn向日葵2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