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替嫁新娘(18)

网上闲人: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妻子把脚扭伤了,所以耽搁了些时间。” 

加隆若无其事地抱着米罗径直朝餐厅走去,讶异的众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 

刚才看见加隆柔情满怀地抱着妻子下楼真的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前天晚上才听他振振有词地宣称,追求倾心仰慕的情人是需要无比的热情的,而对已成为自己所有物的妻子,尤其是一点都不招自己喜欢的妻子,则不必费那么多心思。因为情人是因爱才结合的,她就象娇嫩的花朵,需要全身心的呵护与疼爱,一丝一毫的冷淡都会让爱情之花枯萎。而妻子,她的价值更体现在实用性上,生儿育女、照顾家庭,就是她全部的生活。对她是不能纵容的,在外人面前更不能对她表示温情,否则她会得意得忘了应对丈夫顺从,更忘记了自己应尽的职责。 

难以想象,这个对妻子嗤之以鼻的的加隆竟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看他象对待易碎的珍宝一样抱着自己的妻子,眼中流露着毫不掩映的温柔,众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想,恐怕不是扭伤了脚那么简单吧…… 

“加隆完全沦陷了!” 

迪斯喃喃道,他惊奇地睁大眼睛看着加隆小心地将妻子放到餐桌前的一张座椅里,在低头与妻子低语时,还毫不顾忌地撩起她鬓前的发丝,轻咬她的耳垂,惹得伯爵夫人一阵轻颤。 

“是啊,大慨是沉到海底了!” 

修罗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他们好幸福啊!” 

艾奥里亚眼中满是羡慕,但又觉得这样亲腻的举止不应让自己这样的外人看到,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受撒加托付的艾奥里斯本来打算再做最后一次努力,劝说加隆带妻子返回巴黎。在此之前,他为此把嘴皮都说破了也没能让加隆改变主意。而让他更意外的是,与他负有同样使命的卡妙居然一句话都不说。问他怎么办,他也就淡淡地说一句,让撒加自己去决定吧。如今,艾奥里斯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毕竟人家是新婚燕尔,想享受一下属于自己的两人世界也是理所当然的。至于回去后怎么跟撒加说,恐怕也只有依卡妙的主意,照实说,由撒加去决定怎么办。 

走在他身旁的卡妙因为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情况,所以他的惊诧也最大。 

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呢?演戏都演得这么默契? 

满怀疑惑的众人在餐桌前坐下,管家马里沃立刻指挥仆人们上菜。 

因为是送别宴,所以准备得相当丰盛,当一道道美味流水一般地端上餐桌,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佳肴给吸引住了,只有心思慎密的卡妙注意到了新娘眼帘下一抹若有若无的浅黛。 

他果然还是受伤了!他暗自叹了口气,心中有些内疚。 

米罗一边在心底把刚才轻薄自己的加隆用各种他能想到的办法杀死一万次,一边与坐在身旁的艾奥里斯愉快地边吃边聊。他吃得很少,也就几块奶油小松饼、两勺黑鱼子酱和一份牛清汤。倒不是他不想吃,而是他乏力的双手无法灵活地使用刀叉,他又不想让人看出他的异样,尤其是被坐在斜对面的卡妙看出端倪(对于这个看穿自己身份的贵族,他总有些担忧,害怕他会对自己不利),因此只得压住自己饥饿的胃,装文文弱弱的淑女。 

当他竭尽全力以跟平时差不多的优雅的姿态,用银勺把美味的虾肉色拉喂进嘴里时,他觉得整个手臂都要化掉一般的难受,对加隆的恨顿时提升到了极点。 

我为什么要这样辛苦被他摆布呢?这个可恶的家伙,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他把嘴里的虾肉想象成加隆,慢慢咀嚼着,一点一点,直到虾肉被磨成了浆汁,这才心满意足地咽了下去。 

加隆当然知道他很辛苦,想要帮他,却看他一个劲地忙着与别人攀谈,连理都不理他,心里不禁有些憋气。 

算了,反正你够有能耐,我若出手帮你说不定还要遭你的冷眼呢!而且对你这样诡诈的骗子我又何必动什么同情心呢? 

因为有此心结,他也就任由米罗自行挣扎。 

疲惫不堪的米罗再次感受到了斜对面那双探寻的冰蓝色眼眸的凝视,他稳了稳心神,抬起头迎了上去。眼眸的主人专注地凝视着他,没有丝毫的恶意,只有淡淡的无言的关怀。米罗心中一动,卡妙被他挟持时所说的话又一次涌上他的心头。 

这个人不会害我! 

他的第六感认可了卡妙的真诚,不禁为对方那份薄薄的、如雾一般的温柔所感动,唇线向上翘起,一个心领神会的感激的微笑浮现在他的脸庞。 

“夫人,今天的牛排做得不错喔!你尝尝看?” 

旁边有人很恶意地开口说道。 

米罗眼波一横,恨不能把那个碍眼的家伙的眼珠给挖出来。 

明知道我没力气拿刀叉还说这话! 

察觉到其他的人因加隆的话纷纷抬起头来看他,米罗强压住怒火,很温柔地笑道:“爵爷,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所以胃口不太好。” 

“哎呀!都是我不好,”加隆摆出后悔不已的样子,“昨天真是不应该!可是,也怪你当时太热情,才让我……” 

他突然惊觉自己失言了,立刻闭紧了嘴巴,但他没说出口的话已足以让在座的众人浮想联翩。 

迪斯第一个忍不住低低地闷笑了一声,立即遭来修罗的一记白眼,艾奥里亚红着脸把头转向一边,艾奥里斯则皱紧了眉头,觉得加隆对夫人的态度太过轻浮,不是一个敬重妻子的丈夫所为。 

只有卡妙有些担忧地轻轻摇了摇头,因为他从加隆的眼中看到了不同寻常的嫉妒,那是在他疯狂追求艾吉隆公爵小姐时也不曾有过的嫉妒。 

这样看来,加隆是真的坠入了情网,即便知道所爱的人是不能爱的,却还是象飞蛾扑火一般的狂热。但他自己似乎还没对这份感情有清晰的认识,又或许他也想抗据这禁忌的爱,以至于非常不智地采用了伤害对方的办法。 

这样做的后果会不会两败俱伤呢?想到此,他不由得暗暗叹息。 

被深深伤害的米罗垂下了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终,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滚落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到桌面。 

本来只是想趁机羞辱他的加隆被这滴泪珠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米罗会哭,他见过他冷冷地笑、得意地笑、阴阴地笑、温柔地笑(这种笑多半是伪造的,不过刚才他对卡妙的那一笑还真是很温柔,这也是让加隆失控的最大原因),也见过他暴怒,唯独没见过他流眼泪。他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愧疚和不安让他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舌头象被人打了个结似的,一时间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个……”加隆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局促不安地开口道:“对不起了,各位,我妻子感冒了,所以今天精神很不好,我想先带她回房间休息,请你们见谅。” 

众人立刻起身连连附和,“当然,夫人的身体要紧,还是好好休息吧。” 

众人一边深表关切,一边一一上前与米罗道别,当卡妙上前时,他没有象其他人那样行吻手礼,只轻轻地握住他的手,说了一句,“保重!” 

眼圈微红的米罗颔首一笑,笑得那样的舒心而甜美,刚刚才忏悔的加隆眼中又是一团怒火。 

他也不管后面还有迪斯没跟米罗道别,一把抱起米罗,说了句,“抱歉。”就头也不回地走出餐厅向楼上走去。 

边上楼,他边醋意十足地对米罗说,“不许对别人笑!要笑你只能对我笑!” 

怀中人闭着眼不回答。 

想想先是自己不对,加隆放下身段低声说道:“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那么难堪,我以后不会那样做了……” 

“你有毛病啊。”怀中人突然懒懒地开口说道。 

加隆一低头,只见米罗正邪笑着对他眨眼睛。 

“你刚才哭是装的?” 

加隆有些发懵,那么美、那么纯洁的哭泣竟会是假的? 

“哼!”米罗冷冷一笑,“你还不值得我哭。” 

“那你……” 

“我想睡觉了,不想陪着你演戏,就这么简单。” 

加隆站住脚,沉默了片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真的服了你了!你不管做什么都能死死地抓住我的心,让我所有的情绪都围着你转,这世上还没有一个人做到这点,你真行!” 

“要夸奖等我睡醒了再夸奖吧,我现在可没精神听你说这些没营养的废话。” 

米罗重新闭上了双眼,脸上笼罩起浓浓的倦意。 

加隆凝视着他的脸庞,轻轻叹息道:“不管怎么说,那眼泪也是因我而起的啊!” 

你说得很对,我喜欢你,喜欢到变成被你戏弄的傻瓜也不在乎,但你的眼中却没有我的影子……


评论

热度(40)

  1. SailorSaturn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