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圣斗士/米罗/加隆】 长相守之一 暗浪涛涛

昕月:

架空背景  


谁是谁,应该都能看出来吧


天蝎月我果然狗血得厉害


长相守     


一 、暗浪涛涛


京城  宁肃郡王府




“哧……”修长的手指夹着信笺递到燃烧的烛火上,瞬间红色的火苗窜起,吞没一切,烛台上只剩残留的一片灰烬,有年轻男人的身影出现,他朝灰烬处轻轻一吹,一切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什么都没剩下。




“同样的密信我想圣上那里也收到了,估计再过不到半个时辰就会有召我觐见的旨意传来,圣上本来就多疑,只怕这件事是断然无法善了的,如果我判断没错,圣上必让我来查证此事的真伪。”年轻的男人转过脸来,黑夜也无法掩盖他出色而优美的轮廓,他眉目清朗,举止间优雅,语气平静感觉不到任何起伏,让人有种这人即使身处乱局却仍从容不迫的天然而成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的魅力。




“如果郡王您什么也查不到,那必引起圣上的怀疑觉得您藏私包庇,如果真如此信所言,那么勾结邻国意图谋反这个罪名,威远侯肯定难逃一死,而郡王您也必会被牵连其中难以辩白被定罪,真是恶毒。”有另外年轻男人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来,迎着不甚明亮的烛光,只可以窥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圣上年纪大了,在继承人人选上难免难以选择,而这样的犹豫却让各位皇子看到了机会,而这就为难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而我这里难免就都想伸进手来,但因为圣上的信任所以尚不敢妄自对我做些什么,但是想必我那个傻弟弟那里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兵权可是人人都想争取不会放弃,这次不知道是拒绝或者得罪了哪位皇子,最近冀王和安王都有些急躁。”




“威远侯奉旨最近都在京郊大营演练,属下这里也没收到那里有任何异样的情报,除非……”




“你现在速去趟京郊大营,务必要亲自见到威远侯本人,还有……”宁肃郡王走到桌边拿起信笺折了几道痕,随后走到屏风后交给身着一副夜行衣的年轻人,“把这个交给他,他自会明白。”




“属下领命,也请郡王小心。”年轻人抬起头,即使蒙面但是露出的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世人若能一睹都会赞叹的光彩。




宁肃郡王伸出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而此刻外间灯火变得辉煌,有宫中内侍那独特而尖锐的声音传进来,让黑夜也变得不安宁起来。




“圣上有特旨急召宁肃郡王入宫,请宁肃郡王速速接旨。”




黑衣人无声无息消失在深夜里,宁肃郡王整了整了衣冠踱到门外,虽然神情如初,但是仔细看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浮现,如果黑衣人还在身边的话,他可能会评断这种一闪而逝的情绪为凌厉的杀气。




此刻京郊大营,一身戎装的威远侯一脸疑惑得看着来人,“圣上有密旨传召我入宫?”他和宁肃郡王是一母双生的孪生兄弟,两人相貌很是相像,因为长期驻守边关,威远侯面部轮廓经风霜磨砺,比其兄更为深刻,比起其兄在朝廷上长袖善舞,威远侯则显得更为沉默些,虽然他年少时曾以叛逆闻名,而如今他已经是战功赫赫的威远侯,不再有少年肆意张扬之姿,尽管回京之后他更加谨慎低调,但是手握的兵权却仍让他成为各位争夺储位的皇子们的笼络对象。




“是的,威远侯殿下。”穿着高等宦官制服的来人说道,他虽然身材高大但是面白无须,声音是相当尖利,站立四周的士兵们都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军营里的铮铮铁血男儿对这种围侍卫在帝王四周的不男不女的宦官向来都没有多大好感。




“我奉圣上旨意在此操练,如今还差些时日就能完成圣命,此时圣上召见是否有其他急事?”威远侯微微思付后说道,两个月他刚扫除叛军回到京都,就接到圣命来到京郊大营操练大军,这期间他不断接到各位对皇位势在必得的皇子们的示好,和他那位精明的兄长不同,他直接而强硬拒绝了,想必惹得不少人心里不痛快,而此刻又突然接到圣上的口谕,圣命尚未完成,去或不去,都有违抗圣意之嫌。




“奴才只是为圣上跑个腿,将圣上口谕传到,奴才现在所能做的只能等着威远侯一起启程,想必威远侯不会违抗圣意吧。”宦官此刻笑眯眯着看着威远侯,他保养得宜略显臃肿的脸庞两侧伴随着笑意略略发抖,士兵们都感觉到这笑意中隐隐传达的威胁,将目光转向他们的将军。




“苏兰特,操练由你暂为带领,务必按原定计划进行,不可耽误。”威远候朝旁边一个年轻将领说道,“先带这位公公去稍微休息,我先去更了衣装随后就随公公回京都。”




“威远您太客气了,奴才就在这里等您,时间紧迫,圣上要是怪罪下来奴才可担当不起啊。”宦官微微躬了躬身说道,虽然看似恭敬可是他的语气却毫无任何恭敬之意。




威远侯用眼神安抚了帐内明显已经有不忿之意的士兵们,和这些只会仗势的宦官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关键是皇位上那个男人的想法,现在西部边境不安稳,经常有流寇骚扰,他一直怀疑有邻国的密探渗入,但是一直没证据,本来他准备回京复命后就想返回边关,奈何一道圣命却让他在京郊大营操练兵马,即使他心里对边境状况有多担忧也只能耐下性子完成圣命,而如今关键时刻,却又被一道圣命召回京都,实在也很难想象那位宝座上的男人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




当奉宁肃郡王之命的黑衣男子前来传递信息的时候,却被苏兰特告知两个时辰前威远侯已随宫中派来的宦官回京都,他略略思索下立即拆开宁肃郡王交给自己的信笺,随后心里大叫不好,他向苏兰特附耳说了几句,年轻的副将随即脸色大变,拱手说道,“我即可备快马去追将军。”




可是已过两个时辰,即使用最快的坐骑也很难以保证赶上……黑衣男子暗自思付道,看来威远候这次凶多吉少,只是不知道会被按上什么罪名,而宁肃郡王不知道在宫中周旋得如何,这关看来不是很好过,现在即使机会渺茫也要尽力一试,而苏兰特此时也安排好一切,两人一起走出营帐准备出发时,却听到身后传来青年的声音说道:




“我知道有条近路可以到达京都,能赶在威远侯入城之前截住他们。”苏兰特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威远侯亲卫营的一位年轻侍卫,有些眼生,看来是刚进亲卫营不是很久,苏兰特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眼前一道寒光凛冽,只见黑衣男子抽出长剑,剑尖直指那名年轻侍卫的要害,再稍微往前那名侍卫眼看就会血溅当场,出剑速度之快而力道又控制得恰到好处,宁肃郡王身边的高手看来名不虚传,可是这样就出手未免又有些让人不快,毕竟这里是军营而非郡王府。




“你说的可当真?否则你这脑袋我也会带着去见威远侯。”黑衣男子并不在意四周人的想法和目光,他的剑尖依然抵着年轻侍卫的要害,杀气也已经弥散开来。




“我愿同往,若不能如所言自会向威远侯交代。”年轻侍卫此时眼中并无任何惧色,黑衣人和苏兰特交换下眼神,双方都微微点了下头,现在已经迫在眉睫,不管任何必须赶在威远侯进入京都城的大门前拦住他,否则后果堪忧……




“跟上、带路……”黑衣人和苏兰特飞身上马,年轻侍卫也跟着拉过一匹战马,三人一起向京都方向驰骋而去,马蹄飞扬带起一阵烟尘,而此时黑衣人和苏兰特并未注意,年轻侍卫低下头唇角微微扬了起来,有一丝不可琢磨的微笑浮现,转瞬即逝……



评论

热度(64)

  1. 江川靖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Anmumu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
  3. SailorSaturn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