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Saturn

【楼韦】后来的事 34-36

成小喵:

034


明楼说完,方孟韦还没反应过来车子就已经绝尘而去。


方孟敖对明楼的话心有余悸,他并非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只是现实没留给他争取更多的余地,他只想留着这份念想,留着给自己就足够,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方孟韦后退了一步,挥了挥胳膊隔开被轮胎扬起的灰尘,“哥,你别听明楼胡说,我不回家,我跟你一块发粮去。”


方孟敖回身深深地看了他弟弟一眼,“孟韦,你有没有发现,你在明楼面前特别——”方孟敖没说下去,他不知道他接下来的这个词是否形容的足够贴切或者说有些过分亲密了。


方孟韦不解的看着他,有些心虚,“哥,你想说什么?”


方孟敖摇了摇头,终归是没把任性这个词说出来,“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也经常梦见妈,她说她理解我。”


方孟韦低头,心里更不舒服了。


“对于明楼,孟韦,不管以前别人怎么想他,但他现在意思已经足够明显了。你不想跟他扯到一块去,就离他远一点。他到底是国民党的高级军官,你不愿意,他不敢怎么样。”


方孟敖对这种事见惯不惯,早些年跟那些美国大兵混在一起的时候什么没见过,到没有多大抵触,只不过这个人是他弟弟,他确实不是十分情愿。更何况明楼那么强势的人,孟韦和他在一块,这分明就是要被欺负的那个。


方孟韦除了点头还是点头,可心里却对方孟敖的话不以为然,要是明楼能是他不想见就能不见的,那才怪了。虽然接触不久,可他也深深知道那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手腕硬的他都害怕。


偌大的北平城,他方孟韦怕过几个人,可明楼只要一瞪眼睛,他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一句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方孟韦还点头答应了他哥。


“不过,明楼说得对,你回家去吧。昨天一晚上没休息,回去好好睡一觉,今天的事你也需要跟家里解释一下。去吧。”


 


明楼坐在车上,扯了扯领带,松开了领口,“曾可达应该今晚会去拜访方步亭。”


薛君山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明楼,他知道明楼并非同他说话,默默开车,并不答话。


铁血救国会要断开崔中石跟方孟敖的联系,曾可达在这个时候去见方步亭。明楼闭上了眼睛,心中再次细细盘算,他一定是希望方步亭替他除掉崔中石,有谢培东在,曾可达的算盘肯定打不响。


但是,曾可达绝对不会希望方孟敖把崔中石的死联系到他们的身上,所以他一定会借刀杀人。


明楼睁开了眼睛。


以明台的性子,他一定会在走之前把钱转走,徐铁英一旦发现钱没了,他定不会善罢甘休。只有把明台抓到自己的地盘审问徐铁英才能放心,那就是要进警察局。


明台不会给他钱,徐铁英要的就是钱,他应该能够意识到账户的问题,借此威胁方步亭。


而依方孟敖对崔中石的心意,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他不可能找曾可达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求方步亭救崔中石。方步亭为了儿子能回心转意,他一定会答应。


只要方家动了,那么明台一定能从警察局出来。


孙朝忠是铁血救国会的秘密成员,唯一知道他身份的人只要王蒲臣。


明楼目光锐利的盯着前方。


王蒲臣在重庆时曾是他的部下,偶然间他曾从王蒲臣得知孙朝忠是铁血救国会成员的身份,想不到如今倒是要派上大用场了。


铁血救国会想要彻底切断方孟敖与崔中石的联系,就一定不会希望崔中石还活着,曾可达要借刀杀人,那么最后的一道障碍就是孙朝忠。但是他不能亲自动手,党通局不能动就只有前身为军统的保密局可以用。


“马汉山。”明楼再次张开吐出了这三个字,“君山,通知监视警察局的人,一旦发现崔中石秘密被捕,立刻报告。另外,会元兄最近没少给警察局的那些副局长们喂食儿,是时候让他们干点实事了,一定要从他们嘴里套几句话出来。”


徐铁英可不会派自己的人去抓捕崔中石,这几个副局长肯定有人能收到信儿。


薛君山点头答应,“还有其他吩咐吗?”


“徐铁英的那个秘书跟他不是一条心。他一定会去找马汉山到西山监狱秘密处决崔中石,他不敢大张旗鼓,时间定是在夜里。那天晚上,在警察局回西山监狱的必经之路上制造一些混乱。”


薛君山眼放金光,“好,绝对没问题。但是,明台怎么办?”


明楼微微一笑,“会元兄会安排好的,放心吧。”


薛君山只得点头,心里暗暗嘀咕,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卖关子。


殊不知,明楼并非卖关子,他不过是习惯了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所有事情自然不可能没有后手。


成败,再次一举了。


 


035


“转路去圆明园吧。”明楼揉了揉额角。


薛君山不解却也照办,车开到圆明园门口,薛君山停下了,“开进去?”


明楼点头,“开进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你自己逛一逛。”


薛君山呵呵一笑,“还别说,我倒是真的没来过这圆明园,我不走远,你有事叫我。”


明楼点头。


明楼对圆明园也并不熟悉,上次来还是跟着方孟韦过来谈心,如今他也不知该往何处去,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便不知不觉的朝着上次方孟韦带他去过的地方走去。


薛君山看着明楼的背影,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如明楼般如此伟岸的人也会有这种脆弱的时候,可他明白越是快要达到目的地人往往会越有些胆怯。


明楼并非胆怯,只是他留在这世上的亲人也只有明台一个了,如今马上就要将他带回,竟然有几分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明楼又坐在了上次他们谈话的那块石头上,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那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明楼不觉的有些想笑,孟韦是个好孩子,难得在如此的环境中长大还能这般干净纯澈。


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你的时候,真的是无论他要什么,都会想要双手奉上。明楼下意识的想到了前一天发生的事。


明楼从未想过他会对方孟韦有反应,他并非喜欢男人,相反他很确定自己喜欢女人。只不过他爱上的那个人叫阿诚罢了,那无关性别,他只是爱阿诚这个人罢了。


可是对方孟韦,他原本只是想要吓唬吓唬他,让他清楚自己对他的那份感情绝不是什么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处事方式。而是爱情,是欲望。


可到最后,明楼自己都忘记了,那究竟是做戏还是真的要做。


如果不是林会元最后推门而入,难保他不会真的做下去,不,他一定会做下去。明楼不喜欢自我欺骗,他清楚从他第一次吻了方孟韦开始自己就在失控。


被方孟韦的话逼迫的失控,被那难以掩饰的甜腻的欲望逼迫的失控。


明楼深吸了一口气,自嘲的笑了出来,他不禁自言自语,“假戏要是做成真的了,明楼,这么多年你可就白活了。”


可到底他不是来想这些旖旎遐思的,虽然营救明台的事情他已经在脑海里盘算了一次又一次,虽然每次的推演都会稍有调整,虽然每次的结果都正如他预料,可不到最后一天,不到最后一刻,不到他真的把明台带回身边,这事就不能算完。


清空了大脑,瞧着渐渐爬上去的日头,明楼又一次在脑海里演绎出一套套方案,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时间点,每一个可能被任何一个念头改变的情况,丝毫不容有差。


直到薛君山喘着大气压低着嗓子跑过来叫他,“明先生,我看见方孟韦带这个姑娘开车往这边来了。”


听薛君山如此说,明楼先是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不想也知道那个姑娘是谁,可明楼从未见过谢木兰,如今他倒是想要见识见识了。


“你先过去,我听听他们说什么。”


薛君山内心震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敢在心里默默的嘀咕,明楼怎么能把听墙角的事说的这么的光明正大,这么的大义凛然。


明楼身后就有一块大石头,他向后一躲就把自己藏的严严实实,哪里还能看得出来这里还站着一个人。


时间本就还早,方孟韦一路开车过来根本没见到几个人影,如今到了这空旷的地方,他自然也不会去想这里还藏着个人。


捡了几颗草给木兰垫在石头上,方孟韦坐在了木兰身后的那块石头上,问出了一个个问题。


木兰吞吞吐吐却也知无不言,可最后还是卡在了梁经伦这个人身上。


方孟韦知道木兰,不仅是木兰还有很多大学女生,都崇拜那些个有学问的教授,而为首的便是这个梁经伦。但他喜欢木兰,他不希望木兰跟别人在一起。


“他不合适你。”方孟韦吐口而出,却也知道有些唐突,便又补充了一句,“他那样的人不适合你,也不适合孝钰。”


木兰生气的转头,“小哥,能送我去大哥军营了吗?”


面对木兰的态度、木兰的要求,方孟韦也只能咽下剩余的话,准备送她去找大哥。


明楼倒是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管今天方孟韦带谢木兰来的起因是什么,可方孟韦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他方孟韦在谢木兰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即便看不到方孟韦的脸,可他还是能想象到那些个跟随着音调起伏的或是高兴或是失落的表情,可终归是失落占领了高地,高兴不过是些假象罢了。


这算不上是个情敌,这姑娘满心满眼都是那个梁经伦。明楼下意识的想到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有留意到其中的特别之处。


听到他们要走,明楼藏不住了,一个闪身就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开口叫住了他们。


一声“孟韦”,让方孟韦背对着明楼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036


谢木兰好奇的看着明楼,她没见过这个人,是小哥的同事吗?可看着一点都不想,是个温和儒雅的男人,就是衣服穿得不利索,还有些严肃,比大爸怕人了些。


谢木兰脑筋直,想到什么说什么,“小哥,这人是谁,他怎么能偷听我们说话。”


方孟韦被这话问的,只能转身去面对明楼,“这是南京来的明长官,应该只是路过。这是我妹妹谢木兰。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走吧,木兰。”


明楼却几步上前抓住了方孟韦的手腕,“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在木兰面前,方孟韦不想闹起来,他轻轻地去推明楼的手想要他放开,可明楼却死死地攥着不肯放开,“我还得送木兰去我大哥那里,改天我们再说吧。”


明楼却不理他,只看着谢木兰,“谢小姐,我有些话要跟你小哥说,我让我的司机送你好吗?”


谢木兰点了点头,像是被蛊惑了,“行,不过得开我小哥的车,不然不让进。”


明楼招招手,不远处躲着的薛君山就冒了出来,嘿嘿一笑,“方副局长,你好。”


方孟韦一看见他,立刻想起了明楼受伤那夜他讽刺自己的那些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睁睁看着他带走了自己的木兰,却毫无办法,只能任她在自己眼前消失。


车子开了出去,一个拐弯就不见了踪影,方孟韦使劲推开了那只手后退了一步,拉开和明楼的距离。


“你有什么话要说?”


明楼本也没什么话要说,只不过不想让他跟谢木兰从自己眼皮子底下一起离开罢了,“难得见你这么乖,是因为有外人在,还是因为这个人是谢木兰?”


“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喜欢她,谢襄理的女儿,谢木兰。”


“你怎么知道?”方孟韦惊讶,可转念一想,明楼为何要打探一个小姑娘的名字,“你想干什么?”


明楼已经在那块石头上又坐了下来,他把外套脱下来铺在了自己身旁,轻轻拍了拍,“过来坐。”


这是个威胁!方孟韦想,明楼绝对是在拿木兰威胁自己。


“我姑父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别想动她。”


明楼被他的话弄得失笑,“你把我当什么人?我会欺负一个小姑娘?过来坐。”


方孟韦狐疑的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应该转身就走,可架不住好奇,还是坐了过去,“你叫住我究竟要干什么?”


“一个人有点寂寞。”明楼又解开了衬衫的一颗扣子,领带松松垮垮的耷拉在脖子上。


寂寞个鬼!


方孟韦不说话了,他不知道该接什么。


“孟韦,你还要多久能给我一个答复?”明楼莫名其妙的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方孟韦被他的话问的紧张起来,“我说了,不可能的。”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


“你知道木兰,就该知道我喜欢她,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明楼听到他的话笑了一下,“最多半个月,我能留在这里的极限了,到时候你要是还不愿意我就真的走了。”


明楼看着他,“我走了,你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也许就是一辈子见不到了。”


方孟韦被他看的有些心慌,莫名的问出了一句,“你要去哪?”可话说完,他就后悔了,明楼去哪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一点都不关心。


“不知道,也许香港,也许美国,也许法国。谁知道呢,哪里能让我清静,我就去哪里。”明楼轻快地吐出了一口气。


可方孟韦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几分落寞,还有孤独,竟有几分感同身受“也是,哪里都比北平好。”


明楼瞧着他,嘴角泛起一丝坏笑,他靠近方孟韦些许,“舍得我吗?”


方孟韦一愣,像是没听清,眼神带着几分迷惑。


明楼又靠近他些,重复了一遍,“舍得我走吗?”


方孟韦猛地站了起来,被他暧昧的距离、暧昧的话弄得有些耳朵发烫,“谁会不舍得你走,你走不走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我听说你想去读巴黎大学?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带你离开这。”


方孟韦摇头,他怎么可能会答应,“我是要去读书,但不会是跟你一起。”


明楼没在问他为什么跟我一起不好,因为他清楚他只要问了,方孟韦的回答一定会是,他想跟木兰一起。


“你很喜欢你表妹谢小姐,是不是?”


“我们一起长大的,那时候她才一点点大就跟着姑父来我们家了,我从小就想跟她在一起。”方孟韦并未回避,甚至有些倾诉的欲望。


“如果没有她,我是说如果,你会考虑我吗?”明楼这话问的多少有些放低了姿态。


方孟韦猛地摇头,“你别打坏主意,没有谁都不会跟你在一起。”然后明楼听见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两个男人怎么能在一起。


明楼笑着摇头,岔开了话题,“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似乎只有坐在这才能心平气和的聊聊天。”


方孟韦没接他的话,“我要回去了,木兰应该快到了。”


“我送你,薛君山应该会把你的车开回方家。”


方孟韦推开跟上来的明楼,“不用,我自己能回去。”


“那么怕别人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吗?”明楼站在那看着他的背影。


方孟韦停了停脚步,“最后一次,明楼,以后你都不许来找我,也不许见我。”方孟韦始终背对着明楼,他没看见明楼微微张了张嘴,吐出一个无声的好字。




题外话:以上,百粉甜点,饭前、大份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抱拳~~

评论

热度(25)

  1. SailorSaturnLoki的喵 转载了此文字